2010年11月 的存档

血型(4)——母子ABO血型不合
在我上班查房的每一天,当我面对产妇时,我都会问她们一个问题:妳的血型是什么?
当她们回答是O型的话,我会心里一紧。随后就会问她丈夫的血型,如果她的丈夫也是O型的话,按照血型的遗传规律,她的孩子必然是O型(为什么?我会在下一篇的《血型和遗传》中探讨这个问题),我会松口气,这样就不会发生溶血;如果她的丈夫不是O型的话,我就得关注一下“ABO”血型不合的问题,因为她的孩子可能是A、B、O三种血型中的一种,当然O型母亲的孩子永远不会是AB型(也会在下篇中探讨为什么)
首先复习一下第一节课的内容:
A型血的人红血球表面有A型抗原;他们的血清含有对抗B型抗原的抗体
B型血的人跟A型血的人相反,他们红血球表面有B型抗原;血清中含有对抗A型抗原的抗体
AB型血的人的红血球表面同时有A型及B型抗原;他们的血清没有对抗A型或B型抗原的抗体
O型人的红细胞表面A或B型抗原都没有,可他们的血清对两种抗原都会产生抗体
问题是我们血清中的抗A或抗B抗体从何而来,我们每个人并没有接受过异型输血,而抗体不会在没有抗原的情况下产生,这就是我在第二节课提到的问题
这是一个困惑了人们很长时间的问题,但随着人类对抗原结构认识的不断深入,也就找到了答案:
在我们生活的自然界中有很多微生物、我们接种的部分疫苗、甚至部分食物(具体是哪些食物,书上也没细写,但欣燃回答是血豆腐,沾边,算是正确)具有和A型、B型抗原类似的物质。人类在微生物寄居下(例如我们肠道中就生活着大量的对身体有益的细菌)、进食或接种疫苗后,身体就会产生抗A和抗B的抗体。正是这些抗体导致异型间出现输血反应
好的,如果你很细心的话,你就应该提个问题: Rh阴性的人第一次输入Rh阳性人的血,为什么不会出现输血反应?Rh阴性的体内起初没有抗Rh阳性的抗体吗?
答案是:一个从未接触过Rh阳性血液的Rh阴性的人的体内,是不会含有抗Rh阳性的抗体,因为自然界中没有类似Rh阳性结构的物质,没有这些物质的刺激,Rh阴性的人是不会产生抗体的
好的,可以介绍一下ABO溶血病了:
1、一般只有O型的妈妈怀了A型或B型的孩子才有可能发生此病,而且第一胎就可发生。因为O型的妈妈血液里的抗A或抗B抗体会通过胎盘进入胎儿体内,继而有可能破坏孩子的红细胞
2、A型的妈妈怀了“B”型或“AB”型的孩子(或B型的妈妈怀了“A”型“AB”型的孩子),为什么就罕见发生溶血。就拿A型的妈妈举例吧,她的血液里可含有抗B的抗体啊,可她们的孩子绝大部分不受影响。这是因为这些对抗的抗体多是IgM,别忘了我上节课说的,IgM分子量大,透过不了胎盘,到达不了胎儿的体内,所以基本不会导致胎儿溶血。可O型妈妈血液里的抗体为什么就可能对孩子产生影响?原因是O型妈妈产生的对抗抗体是IgG,分子量小,可以透过胎盘
妳是O型血的话,也不要过于担心,因为如果妳要找了个O型的丈夫的话,妳的孩子必定O型,就不存在溶血问题;但妳的未来的丈夫不是O型的话,妳的孩子又不是O型的话(丈夫不是O型,孩子依然有O型的可能),虽然母子血型不合,但发生溶血的几率还是比较低的
因为A抗原和B抗原同时也存在于红细胞外的许多组织中,这样通过胎盘的抗A或抗B抗体仅有少量与红细胞结合,其余的都被胎儿身体里的其它组织和血浆中的可溶性A和B型物质中和,因此虽然母子ABO血型不合很常见,但发病仅占少数。只有当通过胎盘的抗A或抗B抗体浓度过高时,胎儿才会出现明显的溶血现象
而Rh血型不合就不同了,我们身体的Rh阳性因子基本只存在于红细胞表面,所以Rh阴性母亲生成的抗Rh阳性抗体进入胎儿血液后,基本只同Rh阳性的红细胞结合,所以破坏力相当的大
好了,今天的“母子ABO血型不合”简要介绍到此。在下一篇《血型与遗传》里,我将要解释父母是如何决定我们的血型的。还有,在临床上我们极其偶尔会遇到O型的父母生了一个不是O型的孩子,我们可以断定这个父亲不是孩子的生父,而我们又如何处理这个问题?我们的做法对不对?

2010年11月28日19:41 | 30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血型(3)——母子Rh血型不合
人如果不是进化而来的,那么造物主在制造人类时,一定忽略了许多问题。看似精密无比的人体,潜伏着一个又一个危机
人类的认识始终是局限的。如果兰德斯泰纳医生没有发现Rh血型,那么人类繁衍史上的一种奇怪的疾病就无法解释:一些母亲怀的胎儿不是生后出现进行性加重的严重贫血,就是胎死宫内,而且每怀孕一次,婴儿的症状就加重一次。以当时的医疗条件,基本没有存活的可能。人们只是根据现象推测,可能是母体中产生了某种物质导致了孩子的发病。可这些母亲看似与常人无异
胎儿在子宫中发育,依靠胎盘和母体发生联系。顾名思义,胎盘确实像个盘子,一边紧紧附着在子宫上,一边变细成为脐带连接在胎儿身上,这种独特的结构使母子双方保持相对的独立性
要知道,胎儿体内流淌的血液和母亲的血液是各自独立的,否则就麻烦大了,两者血型不合的话,就会发生异型输血问题。胎儿生长过程中产生的废物以及胎儿存活必须的营养物质和氧都是通过胎盘和母体的血液进行交换的。所以怀孕时的母亲的健康状况可以一定程度的影响胎儿。有些疾病的病原体还可以通过胎盘传给胎儿,特别是母亲感染的病毒或梅毒螺旋体。这种疾病传播方式在医学上称为母婴垂直传播
但,还有一些小分子物质也可以通过胎盘进入胎儿体内。这些小分子物质包括大家比较熟悉的抗体,要记住,只有小分子的物质可以透过,大分子的物质是无法透过的。这个概念非常重要,它能解释下述的很多现象
母亲身上的抗体可分为IgM和IgG,其中IgM分子量大,不能透过胎盘;而IgG分子量小,可以透过胎盘。母亲体内的小分子IgG透过胎盘进入胎儿体内,有非常积极的作用。比如,不少妈妈大概知道,孩子在4-6个月前,是很少患感染性疾病的。其原因就是母亲透过的IgG抗体发挥了重要作用,帮孩子度过最危险的阶段。很多孩子过了6个月,感冒、发热、咳嗽、腹泻就比较频繁,因为这时候他们自身的免疫力还无法同复杂的外界环境对抗。
哎,通过胎盘的IgG进入胎儿体内,并不全部起到保护的作用。有些抗体就会导致疾病,而有些甚至致命。好的,有了这些背景知识,我们可以探讨一下母子血型不合的发病机制了,其根本原因就是这些小分子抗体
母子血型不合主要为“Rh血型不合”和“ABO血型不合”,先来谈谈“Rh血型不合”,因为它最严重,是致命的
Rh血型不合在欧美国家的发病率相当的高,因为他们人群中的Rh阴性人的比例大概是七分之一,而汉族则为三百七十分之一。Rh血型不合主要发生在Rh阴性的母亲怀上了Rh阳性的胎儿(那么Rh阳性的母亲怀上了Rh阴性的胎儿会不会发病?其实也有可能,我上个月就遇到一例这样的重症患者,但这种情况的发病的机制比较复杂,缺乏医学基础知识的人理解会有点吃力,暂时不表)
不是Rh阴性的母亲只要怀上了Rh阳性的胎儿就会发病。如果这次怀孕是这个Rh阴性的妈妈的首次怀孕的话,而且这个妈妈以前从来没有接受过Rh阳性的血液的话,那么她怀的这个Rh阳性的孩子是安全的,因为妈妈此时机体内还没有对抗Rh阳性的抗体,没有对抗的抗体,孩子的红细胞就不会遭到破坏
可是如果这个Rh阴性的妈妈曾经输过Rh阳性的血液,或者曾经流产、分娩,或者这个妈妈的妈妈是Rh阳性的话,一旦她再次怀孕,体内的孩子就有可能发生溶血。为什么?
因为此时的妈妈体内已经有了对抗Rh阳性的抗体,这些抗体是IgG,非常容易透过胎盘进入胎儿体内
为什么输过Rh阳性的血液,或者曾经流产,或者这个妈妈的妈妈是Rh阳性,这个女性体内就有了对抗Rh阳性的抗体呢?
因为:
1、Rh阳性血第一次进入Rh阴性人的体内是没有关系的,因为此时的Rh阴性人体内还没有对抗的抗体,但一旦进入,Rh阴性的人随后一段时间会渐渐产生对抗抗体,等第二次再输入Rh阳性血的话,这些抗体就会同Rh阳性的红细胞结合而破坏红细胞,而发生溶血反应。这就是Rh阴性的人首次可输入Rh阳性的血,而第二次就不能输的原因
2、流产、分娩时,胎儿和母亲的血液会发生少量的交换,这种交换相当与胎儿给母亲少量输血,结果导致母亲产生对抗的抗体
3、而妈妈的妈妈是Rh阳性,这个外祖母在分娩这个后来的妈妈时,两人间也发生了少量的血液交换,导致这个未来的妈妈产生抗体
这些抗Rh阳性的抗体进入Rh阳性的胎儿体内,导致胎儿贫血、水肿、黄疸严重,如不及时处理,生后生命垂危。不幸的是这种抗体会随着每一次怀孕在体内含量增多,结果导致一次又一次的死胎。在不知道Rh血型之前,这种现象无法解释
当然,一旦我们了解了该病的发病机制,我们就有可能针对发病的不同环节来治疗Rh溶血病:
1、Rh阴性的女性不能输注Rh阳性的血液,尽管第一次输注不会发生反应
2、她们第一次怀孕就要留住孩子,否则很难再当母亲
3、真要发生了Rh溶血,母亲还特别想要孩子,在怀孕期间可以定期给母亲换血,换出抗体,还可以给母亲注射特殊的中和这种抗体的物质,总之就是想法儿减少这种抗体
4、如果胎儿已经发生了溶血导致的贫血,可以在宫内给胎儿输血
Rh溶血病简要介绍到此。本该按计划介绍“ABO溶血”的,但今天的内容不少,推到明天吧。“ABO溶血”比较常见,我几乎隔两天就会遇到。对汉族人而言,它是我们面临的实际问题。“ABO溶血”没有“Rh溶血”危险,但也很有意思,因为它无法预防
下一篇我将要解释:
(1) 为什么O型的妈妈怀了“A”型或“B”型的孩子,就可能发生溶血?为什么第一胎就可以发病?这些对抗的抗体从何而来?
(2) 为什么A型的妈妈怀了“B”型或“AB”型的孩子(或B型的妈妈怀了“A”型“AB”型的孩子),就罕见发生溶血?可这也是母子血型不合啊
这样,《血型与性格》将要在《ABO溶血症》和《血型与遗传》之后推出,等着吧

2010年11月27日19:19 | 11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Rh血型
还是那个发现ABO血型系统的兰德斯泰纳医生在1940年发现了Rh血型,要知道这时候的兰德斯泰纳可是在10年前成了诺贝尔奖得主,但他仍然静心于血型研究,而不像我们的那位物理学家得奖后到处招摇,还在香港参加他的铜像揭幕,真让我受不了
兰德斯泰纳当时发现,人类红细胞表面不仅仅有A或B抗原,大多数人还有一个其它的抗原,这个抗原在全部印度恒河猴(Rhesus Macacus)的红细胞表面表达,于是就以恒河猴的英文单词的头两个字母Rh来表示。人类的红细胞表面根据是否携带Rh因子,分为两种类型:携带Rh因子的称Rh阳性,不携带Rh因子的称Rh阴性。看似简单,可这个发现使人类的血型分类变得复杂,比如虽然我们都是B型血,但我可能是携带Rh因子的B型血(简称B+),但你可能是不携带Rh因子的B型血(简称B-)
有意思的是Rh阳性的人和Rh阴性的人在各种族的分布差异显著。比如99.7%汉族人的红细胞表面都携带Rh因子(Rh阳性),而美洲土著印第安人几乎100%是Rh阴性血
随着Rh血型系统的发现,以前的ABO系统内的同型输血原则就要修改,同时需要Rh血型相同才能输血,但人们后来发现红细胞表面还存在其它的稀有血型系统,至今总计30多个,我们不可能在输血前给供血、受血的双方都定好各种血型再输血,那太麻烦,太费时间。于是一个简单的输血前实验就被建立,而且至今仍是各国医院输血前必做的实验:交叉配血实验,步骤如下:
1、输血前我们只给献血人血液和受血者的血液定“ABO”和“Rh”两种血型,因为它俩是最常见的血型系统。两个血型都相同就进入下述的主、副试验:
2、将供血人的红细胞+受血人的血清混合(主试验),目的是为了发现受血者血清中是否含有与供血者红细胞反应的抗体
3、将供血人的血清+受血人的红细胞混合(副试验),目的是为了发现供血者血清中是否有不合抗体
这个严谨的试验可以在无需鉴定其它稀有血型的前提下排除其它稀有血型对输血的干扰,只要我们观测主、副试验都无凝集现象,我们就认为输该血是安全的
但事实上,输血前,有极个别人的交叉配血试验就是无法通过,一般都是主试验无凝集,而副试验可能有轻度凝集。在多次更换不同供血者的血液都无法通过的话,如果病人急需输血,这种情形还是允许变通的:可适当少量输血 (不宜超过200ml),但输血时宜慢,并密切观察,如发生输血反应,应立即停止输注。因为机体可以耐受轻微溶血,毕竟救命要紧
而主侧试验发生凝集,其血绝对不可输入
Rh血型的发现不仅仅带来输血原则的改变,同时还给另一个困扰人类的特殊疾病:Rh溶血病,提供了解释
当然我在介绍Rh溶血病的同时还会介绍ABO溶血病,它们两者有类似之处,病因非常奇妙
今天就不谈了,否则知识点太多,接受起来会有困难。为了理解下一篇的内容,先给个思考题:
我的上一篇文章中称抗体是机体在抗原的刺激下产生的。那么,有没有人想过:在ABO血型系统中(A型血的血清中有抗B凝集素,B型血的血清中有抗A凝集素,O型人的血清既有抗A也有抗B的凝集素,AB型的血清中即无抗A也无抗B凝集素,凝集素可以理解为抗体),我们血液中的这个凝集素(抗体)不会生来就有的,它是怎么产生的?理应是在某种抗原物质的刺激下生成的,可我们又没输过异型血,这个抗原物质是什么?
这个问题困扰了医生很长时间,最终还是找到了答案
≈≈≈
我的下一篇文章将要解释:
(1) 为什么O型的妈妈怀了“A”型或“B”型的孩子就可能会发生溶血?为什么第一胎就可发病?而Rh溶血往往发生在第二胎?
(2) 为什么Rh阳性的血第一次进入Rh阴性的人的体内,Rh阴性的人(受血者)可能没事?而Rh阳性的人随便怎么接受Rh阴性的血都没事?而A型的人第一次输B型人的血就会发生严重的溶血?
另外,明天贴不了,因为又要上24小时班,后天下班还要折腾会儿老鼠,争取周日写出来

2010年11月25日20:24 | 21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抗原和抗体
欣燃同学提出了免疫学上的一个重要概念:抗原。抗原太重要了,所以我不得不专门写上一节,同时不得不说说与抗原配对的大家稍微熟悉的名词:抗体
百度百科对抗原的解释是:一类能刺激机体免疫系统使之产生特异性免疫应答,并能与相应免疫应答产物(抗体或抗原受体)在体内外发生特异性结合的物质
这时一个比较抽象的解释,涉及“特异性免疫应答”、“ 免疫应答产物”等专业名词,所以理解起来会比较困难。但如果我举些例子,就会比较容易的理解抗原的概念
比如03年的SARS病毒感染,感染后人会发热、咳嗽,严重的出现呼吸衰竭,部分病人挺不过这一关,挺过关的,慢慢的病愈。治疗SARS没有特效药,部分病情极其严重的病人如果注射刚刚得过SARS病人的血浆,病情有可能好转,因为SARS恢复期的病人的血浆中含有大量的对抗SARS病毒的抗体
好了,我们对这一简单的过程总结一下以便了解何为抗原或抗体:
在SARS感染中,致病的因子:SARS病毒就是抗原,它一般通过呼吸道侵入人体,刺激机体的淋巴细胞产生免疫应答,这些淋巴细胞分化成浆细胞后,产生对抗SARS的抗体,但产生抗体需要一定的时间,一部分病人在产生足够的针对SARS的特异性抗体之前,由于无法挺过呼吸衰竭的关而死亡。在治疗SARS时,血液中淋巴细胞的含量是判断预后的一个重要指标,如果淋巴细胞持续下降,则提示机体可能无法产生足够的抗体来对抗SARS病毒,病人则预后不良。这时候,病人若有幸输入曾经得过SARS的恢复期的病人的血浆(里面含有丰富的对抗SARS病毒的抗体),病情很可能出现转机
我们可以把抗原理解为对机体的刺激物,把抗体简单的理解为刺激物作用下的机体产生的对抗这种刺激物的产物。大多时侯,这些产物是具有保护性的
其实抗原是极其复杂的,真的极其复杂,它可以是病原微生物(病毒、细菌、寄生虫等等),也可以是花粉、某种结构的蛋白质。但人类对抗原、抗体的认识深入后,对抗原抗体反应的应用,极大提高了人类的平均寿命。其中最值得称道的就是疫苗的发明
我们每个人几乎都接种过疫苗(极个别人不能接种)。疫苗就是一种抗原物质,举个例子:卡介苗。它是法国两位伟大的细菌学家——卡默德和介兰历经13年的时间培育出的第230代被驯服的结核杆菌,卡介苗具有结核杆菌的特征,但对常人失去了致病性,却能使机体产生对抗结核杆菌的抗体。此疫苗的大规模接种有效的控制了结核杆菌的全球蔓延。另外一个世人皆知的就是种牛痘,结果使全球消灭的天花,所以现在我们见不到麻子
当然不是每种人都适合种疫苗的,免疫缺陷的人、早产儿在接种卡介苗可能会感染严重的结核,他们接种其它疫苗也十分危险。因为他们的免疫力低下,接种后不能产生抗体,而这种对常人不致病的疫苗对它们而言却成了感染源
抗原除了疫苗之外没几个是好东西,抗体也没有想像的那么好。有些疾病在抗体产生后,病情加重。因为抗原和抗体在体内结合后,对机体产生了严重的影响。其中较常见的是急行肾小球肾炎,它是溶血性链球菌侵入机体后,机体产生对应的抗体,而抗体与抗原结合后形成的复合物对肾脏造成了严重损害
另外我即将介绍的母子血型不合导致的溶血,也是母亲机体的抗体物质透过胎盘,进入婴儿的体内,破坏婴儿的红细胞
总之,抗原抗体反应是人类许多疾病发生的重要环节,很多病目前病因不明,但证据显示可能涉及机体的抗原抗体反应,人类对疾病的认识之路还相当漫长
再来啰嗦一下抗体的特异性,比如一种抗体只针对一种抗原物质。很多疾病,我们早期技术不完善的时侯,无法检测出抗原物质,比如血液中的肝炎病毒或艾滋病毒,但我们的技术却能检测出血液中的抗体,通过确定血液中有无特异的抗体来间接证实机体有无感染这些病毒。当然,这是早期的方法,有一定的缺陷,比如你昨天刚刚感染艾滋病毒,可机体今天没有产生抗体(产生抗体需要一定的时间),如果你今天去献血,你的艾滋病毒抗体检测结果是阴性的,可是你的血液中已经有了艾滋病毒,已经具备了感染性,可以导致受血者感染了。这就是输血的最大风险,无法避免的窗口期(感染后到能检测出抗体的时期)
当然,目前的普遍使用的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PCR技术能够有效的解决这一问题,但因操作相对麻烦和费用,而不能对每个献血的血样进行检测。有空聊聊PCR技术吧,人类伟大的发明,给法医、疾病诊断、生命科学等等带来革命性的影响。哎,为什么我们就想不出来
≈≈≈≈≈≈
原本今天要写Rh血型的,可又得拖延一天
白天忙,早点休息,为明天的工作补充体力

2010年11月24日20:25 | 11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计划分4个部分写这个专题
1、ABO血型系统的发现
2、Rh血型系统和母子溶血
3、血型的遗传
4、血型和性格
除了《血型和性格》可能系伪科学外,1、2、3的内容都是有科学依据的。可我个人似乎感觉到血型和性格之间可能存在某种联系,但目前无法证实这种联系
≈≈≈≈≈≈≈≈
血型(1)——ABO血型系统的发现
人类对血型的认识是由一个个意外死亡引发的,起因是异体间的输血
17世纪,英国医生哈维在大量解剖活体动物和人类尸体基础上提出了血液在体内的运行方式,阐述了这一完美的循环机制:心脏把经肺脏氧合后的动脉血泵到全身,供机体使用,同时抽入那些氧被机体利用后的静脉血,再泵入肺脏进行氧合,如此反复循环,直至生命结束。可他正式公布自己的发现时,却遭到了教会的顽强反对,称之为“疯子”的“荒谬”学说
宗教可以创立一个神,让你去信仰,但它无法改变生命的运行方式和自然规律,直到上个世纪,宗教不得不退出和科学的抗争,才勉强保留了一些颜面,当然还不得不对曾经犯下的罪行道歉
哈维的这一发现为18世纪末人类尝试输血治疗疾病奠定了基础。但起初的冒险是不顺利的,据称第一例输血治疗疾病是跨种属的,医生将山羊的血输给人,结果病人没一会儿就死了,而且死前还特别痛苦。当时推测异种间的输血是不可行的,可人与人之间的输血结果却令医生困惑:一部分病人输血后血压回升,生命得救了;可另一部分病人输血后病情加重,出现了全身红细胞破坏的反应:血管被破碎的红细胞阻塞,肾功能衰竭,甚至死亡。可见输血治疗在他们身上不起作用,而且会加重病情
到底是什么没有被认识的原因导致了这个现象?一个富有探索精神的奥地利医生卡尔•兰德斯泰纳通过一个并不复杂的人群实验揭示了其中的奥秘
要知道人类的血液基本由红细胞和血清构成。1900年,兰德斯泰纳医生发现甲者的红细胞在乙者血清中,甲者的红细胞会破碎聚集;而丙者的红细胞在乙者的血清中则形态完好。由此推测那些输血后发生严重反应可能是输血人的血液与受血者身体里的血液混合产生了凝结变化(例如甲和乙)
他于是收集了身边22位同事的血液,把他们的血液分离成红细胞和血清,然后观察不同人的红细胞和其他人血清加在一起后的反应,当然这种观察最好在显微镜下进行,肉眼也能看,但不准确。结果发现,有的红细胞和血清滴加后,红细胞完好,而有的却发生破碎、聚集,提示有些人的血液是相“合”的,而有些是相“斥”的
他把不同人的“和”与“斥”列了表,结果显示了这22人的红细胞分为三种类型,他给命了名:A、B、O。于是,人类最常见的血型系统被发现了,但你是否注意,里面少了一个血型,因为兰德斯泰纳医生的实验样本数量太少,只有22个人。他的学生,2年后又把样本数量放大到155人,结果发现了第4大血型:AB型。为什么AB型没有在兰德斯泰纳医生的实验中被发现,是因为遗传的因素,导致AB型血在人群中分布最少(这个我以后的文章会讨论)
兰德斯泰纳因为这个重大发现,于30年后的1930年获得诺贝尔医学奖。但是他只是观察到血型这一表象。在此基础上,人们对血型的研究进一步深入,也就是如何去定义一个血型?血型的基本特征是什么?

(这张图示非常形象,摘自维基百科)
• A型血的人红血球表面有A型抗原;他们的血清含有对抗B型抗原的抗体。因此一个A型的人接受了B型血就会发生严重的溶血反应
• B型血的人跟A型血的人相反,他们红血球表面有B型抗原;血清中含有对抗A型抗原的抗体
• AB型血的人的红血球表面同时有A型及B型抗原;他们的血清没有对抗A型或B型抗原的抗体
• O型血的人红血球表面A或B型抗原都没有。他们的血清对两种抗原都会产生抗体
上面的四句其实我们在初中的生理卫生课上就学过了,还有点印象吧。可这四句却是经典的定义,基于这些规律,人们早期制定出以下输血的原则:
(1) 输同型血是安全的
(2) 因为O型血的红细胞上没有A、B抗原,所以O型人的红细胞可以输注给四种血型的人。但O型的血清里含有抗A、抗B抗体,原则上O型的血清如果进入A、B、AB型人的体内,也会同受血者红细胞上的抗原结合导致溶血反应。所以O型虽为“万能输血者”,但指的是O型人的红细胞而言。所以在万分紧急的情况下,病人急需输血,我们又没时间给病人确定血型,就可以直接输O型红细胞
(3) 因为AB型人的血清中没有抗A和抗B抗体,所以AB型的人可以接受四种血型的人的血液。所以AB型人被认为是“万能受血者”,同样,受的也只能是红细胞,A、B、O型人的血清中仍然有对抗AB型人红细胞的抗体
看了以上三条,也许可以认为人们制定的输血原则已经够严格的了。可事实并不如此,仍然有特例发生,比如同血型的人之间输血,却发生了严重的溶血反应,甚至致命,新的问题又摆在医生面前,为什么会这样?我们的红细胞表面是否还有其它抗原物质构成的血型系统?难道人类不仅仅只存在一个ABO血型系统?我们如何去解决这个问题?
请看下篇——Rh血型系统

2010年11月22日20:26 | 16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今天是周末+休息
心情不错,早起,窗外大雾
打算一上午赖在房间
做自己吃的
休息的时侯我一般这样
≈≈≈
昨晚的豆子

≈≈≈
今儿一早,就成了这样,饱满丰腴
你看,再干硬的,也经不住一夜的泡啊

≈≈≈
刷牙洗澡的功夫,豆浆机就把它做好

不加糖,喝着它配几块饼干
算是我的早餐
这个机器是不过滤豆渣的
中午就把剩下的豆渣+饼干+水果当午餐
当然,晚上吃点正经的
毕竟,明天要值24小时班
≈≈≈
闲,闲得哪儿都不疼
还录了一首昨晚在苗炜博客上一看就喜欢的那个
斗胆还对译文做了几处改动
http://miaowei.net/logs/84716846.html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聂鲁达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你从远处聆听我,我的声音却无法触及你
好像你的双眼已经飞离,如同一个吻,封缄了你的唇
如同所有的事物充满了我的灵魂
你从所有的事物中浮现,充满了我的灵魂
你像我的灵魂,一只梦的蝴蝶.你如同忧郁这个词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好像你已远去
你听起来像在悲叹,一只如歌悲鸣的蝴蝶
你从远处听见我,我的声音无法企及你
让我在你的沉默中安静无声
并且让我藉你的沉默与你说话
你的沉默明亮如灯,简单如指环
你就像黑夜,拥有寂寞与群星
你的沉默就是星星的沉默,遥远而明亮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遥远而且哀伤,仿佛你已死去
彼时,一个字,一个微笑,已经足够
而我会觉得幸福,因那不是真的而觉得幸福
混响版
原声版
≈≈≈
有几个字总是读不好,很是苦恼

2010年11月20日13:24 | 15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待一个新闻事件和亲身经历一个新闻事件的感受完全不同。比如前天下午着的火
尽管着火点离我工作的地方不很远,可我那天上班,很忙。下班后,又赶忙钻进地铁,回来上网,才发现附近的楼烧了。可这次烧的不是前年元宵节烧的那种让全民狂欢的建筑,这次烧的是居民楼,里面住的都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所以网民们还是比较克制的,留言中开玩笑的极少
当然,第二天死亡人数急剧上升。这次火灾成为身边人的热议话题。到此时,我仍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其实,只要你每天关注新闻,这个世界时时刻刻在发生着意外死亡。只不过这次灾难发生在我所在的城区
可今天早晨的一个电话,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院方通知我们科室的一个早产儿的母亲在前天的火灾中遇难。这个35岁的妈妈在9月26号产下一个一千多克的女儿,目前这个小孩已经长到一千八百多克,但还不能出院。我们这儿是无陪病区,家长是不能探视的,但每天下午的4点到5点可以电话询问病情。这一个小时的时间对我们而言非常辛苦,要不停的解答几十个家长打来的电话,基本没有停下的时侯。家长们每天也只有这点时间能和我们交流。因为每次回答家长询问时,我们都要核对一下妈妈的姓名,因为她的名字比较特殊,我印象很深。我记得,有的时候是这个妈妈打来,有的时侯是孩子的爸爸打来。我似乎还能回忆起这位母亲的声音
院方打电话的一个原因是这个孩子的家属要求探视,看看住院快2个月的小孩长什么样了。情况特殊,这个要求不能拒绝,医院很快安排了会面。是孩子的姑姑来探视的,父亲没来
不让父母探视自己的孩子,是很残酷的。比如这位遇难的妈妈可能没见过一眼自己的女儿,因为这种一千多克的孩子生下来就会被立即转到重症监护室去了。剩下的就是每天几分钟的电话询问。这位遇难的母亲在绝望时也许会想到她未曾谋面的孩子,因为起火的时间接近我们每天电话询问的时间
有时家长会拿个手机让我们给孩子拍张照带回去看看,也不允许。今天早上我就拒绝了一位患者家属的要求,尽管我内心真不忍心对那种祈求的目光说“不”,现在回想还很愧疚。那是个43岁的孕妇从湖南来上海办事,突然早产。母亲今天出院,准备下午回老家,可孩子要留在医院,生下来还没见过一眼,就想临走前拍张照看看。如果在我夜班的时侯,人少的时侯,也许可以帮她拍一张的,但白天不行,表面上我要遵守这个规定。其实这个规定也只是为普通人制定的,亲眼看见有人因认识手术室的工作人员,就可以用摄像机拍摄剖宫产孩子取出的一刻
那个没妈妈的孩子目前还睡在暖箱里,所有得知消息的科室人员都会来到她的床边,边叹息边摇头的看着她。我偷偷的想:她的命也许是拣来的。如果母亲没早产,她很可能会随妈妈一起遇难。是早产,让她逃此一劫

2010年11月17日20:59 | 27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与“让座”不同,占坐更恶劣。自己不让坐不说,还占着一个空位,不让该坐的人坐,真的让人生气
但仔细一想,这自私的举动背后还掺杂点亲情和友情
这种情况在学校里司空见惯,我发现尤其是女生好这样。经常看到一些女生抱着一摞书,依次放在空着的桌面上,我在一旁看着很生气。我是个不爱上课的人,为了通过考试不得不学习,可自习室的位子就被她们这样占着。更有甚者,晚上离开后还放一本没用的书,准备第二天继续占领。让我不得不佩服这些女生,真好意思!
有时侯的占座还特别让人尴尬,比如我有次在学校餐厅目睹的下述惨状:
一个男生端着个餐盘,坐在一个长的还不错的女生对面,准备共进午餐,那女生对他说了几句后,那男生端起餐盘就转身离开了。过会儿又来了个女生坐在原来那个女生的对面一起用餐。可这是个有4个座的餐桌啊,那个女生怎能如此刻薄,把一个男生硬生生的赶走,换成我,绝不干这种可能会伤害人事
其实我也被女生拒过一次,那是在教室,一门很重要的课。我去的有点迟,看到前面有个空位,就准备坐,旁边的一个女生对我说:这位子她占了,过会儿有同学来。我就不得不坐在后面,可上了一节课,那个位子就一直空着,课间我还和那个女生对视了一下,她朝我笑了笑,略带歉意。我也回笑了一下
昨天看到一则新闻,好象说最近的大学研究生招生现状很让校方头痛,很多考分高的女生获得了继续教育的机会,而很多富有创造力的男生在考试成绩上比不过女生而落选。而这些女生毕业结婚后有相当比例选择了作全职太太,浪费了大量的教育资源
看来,女生们确实好“占”啊
大学自习室

2010年11月12日10:43 | 9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在我最极端的15至18岁这个阶段,出门,下雨是不打伞的,乘车是不坐座的。现在好些了,下大雨还是打伞了,乘车时,空位多,还是坐下的
下雨要打伞,是听我师兄劝的,有一次一起出门,雨不大,我们都没带伞,他拿个包挡雨。头上并不富裕的师兄很认真地说:现在空气污染厉害,多酸雨,还是挡一下吧,淋了雨,第二天早上发现头发掉的厉害。可我无所谓,每次理发,师傅还要拼命给我打薄一点,嫌我的头发太多太厚
我上班的每天,很早要乘公车去地铁站,公车很空,只有2站的车程,我还是坐下了,主要是太空了,没必要站着,我已经不是18岁了。地铁上的人要多些,多是赶着上班的。我在地铁上有20分钟的时间,可以看一小会儿书。年纪大了,舍不得这点时间
地铁上有人打瞌睡(不少),有人吃早餐(很少),还有女生在简单的化妆(偶尔),但几乎天天有和我一样读书的人,我很喜欢这些人,我想他们也不讨厌我。偶尔我在地铁上会思考一些简单的问题,比如今天我就构思现在写的:《让座》
我评断一个人有时很简单,比如我要在公共交通工具上看到甲给乙让座了,我就认为甲肯定是个好人。如果丙不是“老弱孕残幼”,还占着专门给“老弱孕残幼”预留得座位,不给面前的“老弱孕残幼”让座的话,那丙就是个坏人。而那些尽管坐着普通座位也不让座的,虽算不上坏人,但肯定不是好人
可我几乎天天都能看到年轻力壮的人占着“老弱孕残幼”的座位,真让我失望。那个位子我是远远躲开的
每当看到好人让座时,我总是心生一番敬意。如果她要是个漂亮女生的话,我会爱死她的
在我眼里,让座有2个境界:
1) 让了座,就站在原座旁边。如果那人提前下的话,继续坐
2) 让了座,别人感谢时,就说:不客气,我马山要下车。然后站在车门口,其实不一定马上下车。主要避免对方产生过多的不安。(我一般会采取这个方式)
有时让座前,内心会做一番斗争:让还是不让?当然这种情况多发生在长途车上,剩下的5、6个小时,怎么办?当然,如果对方是孕妇或带孩子的或很老的人,我还是会让的,那种情形下,你实在坐不下去,时时刻刻都是煎熬。这时我会安慰自己,站着有什么关系,平时上班,一站就是一整天,还跑来跑去,不也没关系吗
我经常乘车,由于动车和高铁,这段路程就是站着,也最多两个小时。我很喜欢坐在干净的靠窗的座位,安静的阅读或写点东西。当然最好大家都有座。如果车程超过5个小时,我一般会买卧铺,那儿人少,安静,其实也是内心深处的一种逃避,因为这样我可以不必让座
按理说,我这个年纪是不会有人给我让座的,可真的发生过一次。记得好像是5年前的一个冬天,那天心情特好,因为晚上我就可以回家了,我在那个离家很远很远的地方呆了近5个月。白天,我就乘公交上街买点东西,那天正好下雪,路上有点拥挤,公交上的人有点多,我一会儿有座,一会儿又起身让座。没想到,在我站着的时侯,一个大妈,拍了我的肩膀,笑着说:我马上要下车了,你坐我这儿吧,你已经让了3次了。我笑说:没关系的,我马上也要到了
被“让”一下的感觉
真好
那是我至今不忘的一次温暖回忆

2010年11月10日20:36 | 16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38小时

从前天早上6点到昨天晚上8点,我几乎38小时没合眼
因为前晚我上夜班,尽管夜里没什么事,但前晚我躺在沙发上就是睡不着。现在我还没单独上夜班,还得花些时间熟悉一下。因为这里的夜班也比较忙,平时安排两个医生上,前天晚上除了我,还有2个女医生。这儿男医生少,女医生有个值班室,平时如果是两个男医生值班的话,他俩就可以进这个女值班室休息。而那天晚上就我一个男的,我是不能进去的。这种情况,我还是有地方休息的,这儿有一个男性综合值班室,所有科的男医生只要值班没地方休息的,晚上就在那儿睡
我此前参观了一下,比较可怕,窗户和门是透明玻璃的,没有窗帘,里面的床是上下铺,我在外面看见没有一个床上的被子是叠着的(尽管我自己的单人床也从来不叠,家里的双人床还是叠的)。同事告诉我,晚上你看哪张床上没人,你就上。被子有人会换,一星期一次。当时我就觉得这儿不适合我休息,于是就物色了科里会议室的一个长沙发,就准备躺那儿了
没有盖的,前天早上上班时往背包里塞了一个夏天的小薄被,没有垫的,那就算了。不管怎样,晚上我可以一个人睡
上班时,一个同事问我:晚上睡哪儿?
我说:睡沙发
问:干嘛不去男值班室
我说:嫌那儿乱
问:那你盖什么?
我说:自己早上带了个被子
只见她倒吸一口气,脸上露出不解的表情,问:你不会有洁癖吧?
我说:有一点,平时我不碰别人的床,也不让别人碰我的床(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
问:那别人碰了怎么办?
我说:那就换,换过了洗
可是没想到我躺在沙发上不久,就听见会议室里面的冰箱一阵阵的响,夜晚,那声音显得特别吵。要是持续的响倒也罢了,可是压缩机是间歇性工作的,于是我就几乎整夜没睡着。昨天白天又得回实验室给老鼠做水迷宫实验,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实验,虽然简单,但意义重大,有空我来讲给大家听。一直忙到昨天傍晚,我困得不行,还是忍住没上床,看着这一期的《南方周末》,我都坐着睡着了,但我还是忍着,担心睡的太早,半夜醒了又睡不着怎么办?因为今天又得早起上班(原本今天休息,可有人和我换班)。撑到7点半,我就洗完澡爬上床看了会书,迷迷糊糊就睡了,一觉睡到今早上6点,被手机定时震醒了。这一觉睡的真舒服啊,整个夜里一片空白,感觉没有做梦,醒来发现夜里十点半还有一条同学给我发的短信,我竟然没被震醒
如果能在这样高质量的睡眠中一觉不醒,最后连同宇宙一起毁灭,绝对是个幸事
由于昨晚睡得好,今儿一天精力特别旺盛,上班反应敏捷,一点儿也不累。而且今晚心情很好,因为明天我休息,所以有闲写了上面这篇流水账
过会儿继续写我的《血型》

2010年11月8日20:44 | 12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