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 的存档

说句实话,我这人好像没朋友,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或许我的性格有问题,但我也不想做出改变
另外,我也不喜欢跟人聊天。自从QQ和360掐架,QQ要我必需升级才能启动后,我就没理过这个流氓了,而且这个流氓当时也基本用来和一个人聊天的,什么MSN,GOOGLE TALK等其它工具我统统没有。天天和我聊的最多的是我的妻子和儿子
不想交朋友,担心的是所谓的朋友间的结党、利用和反目。看到那些掐架、群殴,心想,MD,一个人真好
但偶尔,我会拨打一个旧人的电话,这些旧人也算不上我的朋友,联系他们,多是出于职业的缘故,我不会关心对方的工作和权势,我们之间的交往仅限于病情的咨询。他们不会知道我内心的想法,其实连我的妻子都不知道。你们或许知道一点儿,但你们都没见过我,而且以后认识我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昨天夜班,不很忙,抽空时给一个曾经出院的孩子的家长打了电话。没想到,这是一个很让我难过的电话
“喂,你好,我是yan医生啊,好久没联系,想问问你儿子最近怎么样了”
对方信号不太好,背景嘈杂
“哦,yan医生啊,你电话不要挂,我正在地铁出口”
30秒后,声音清楚多了
“我就想问问你儿子最近长的怎么样了?”
“哎,真的抱歉,我应该早点给你打个电话,上个星期我儿子没了”
父亲说句的时侯,我在电话这边能够明显感到他的悲伤,没有哭,但很悲伤。然后他详细的叙述了孩子怎么生病,然后脑死亡,最后不得不放弃的过程。在电话这头,听着他说着:“孩子生下来8个多月,反反复复住院,在家也没呆几天,没想到最后还是走了”,真的很残酷。我都忘了当时我怎么劝他的,反正我也很难过
其实,在曾经的一篇博客《平安夜》(可点击)里,写过这个孩子。刚刚回头翻看这篇短文,叹了口气,哎,又没了一个

2011年6月29日22:01 | 23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我们把孕产妇和围产儿的死亡分为三种类型:1、不可避免的死亡,指的是这类导致死亡的疾病目前医学技术难以治疗;2、创造条件可以避免的死亡,指的是医院的技术条件有限,对致死疾病难以诊断或治疗;3、可以避免的死亡,指的是有当事医护人员的处理不当或错误导致的死亡。每个季度由专家组对这些死亡原因进行评审,若被评为第3类,相关人员将要受到惩处
昨天下午,我的班上遇到一例死亡,与我无关,是家长主动放弃治疗的。一般遇到这种情形,我们都比较放松,无非是帮着料理一些后事
有些人一辈子可能只看过一、两次人由活到死的过程,而我们是经常。好在,我们这里死亡的小孩基本都是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不像大孩子或成人的死亡会导致亲人们剧烈的悲痛
昨天死亡的是一个住了32天的特殊病人,因为他出生时只有24周多。国际上一般对25周以下的早产儿不主张积极治疗,主要是后遗症太多,涉及脑、肺、眼睛等。但这位母亲在孩子一出世后就要求积极抢救
治疗这么小的早产儿确实是个挑战,好在我们现有的技术让他维持生命,难度还不是十分的大,但无法保证他能有一个健康的未来。这个孩子生后第2天就颅内出血,最终发展为脑积水。这梗阻性脑积水是很难治疗的,大量的积水会持续的压迫脑组织,预后极差。到了这个时侯,家长终于动摇,昨天中午签字放弃治疗了
放弃一切治疗是比较残忍的事,把身上的静脉针拔了,把呼吸机关了,只留一个心电监护仪,这样就能看他怎么一点点的心跳呼吸停止的
这是一个特殊的时刻,一帮医护人员看着一条生命渐渐离去而在一旁袖手旁观。可这条生命还是很坚强的,刚停呼吸机和氧气的时侯,他马上就灰了,血氧饱和度和心率就往下掉,但几分钟后,他开始艰难的呼吸起来,没有机器的帮助,他不得不自救,可这种呼吸的效率是很低的,肤色很暗,一点也没有上机时那么红润
因为晚上夜班,没一会儿我就离开了,等三点半回来时,他还在那儿撑着。不知谁把他从暖箱里拿了出来,暴露在室温里。看来是想加速他的死亡,本来想说她们几句,心怎么就这么的狠。后来一想,算了,这种弥留状态能短就短吧。对大家都是一种折磨
终于在下午4点半死了,我告诉了在外面等候的母亲。她还比较平静,给我一个盒装的印泥,请我帮留一下手印和脚印;还递给了我小孩穿的衣服,一封信,一个小布娃娃,还有一个孩子父亲送的一串据说是开过光的棕色的手感很好的石头手圈(我实在不相信所谓的开光后的物体会发生什么改变),这些东西将要和孩子包好,一起火化
我刚转身的时侯,她叫住我,说那面墙上还贴了2张留言,能不能取下来一起包上。我说可以。然后,她又提出一个要求,要看看孩子。我说可以。我就把装孩子的车推到她的跟前。这时候他全身是被布遮上的。她说能不能抱抱。我一愣,说可以。她犹豫了一下,说她还有点怕。我说那就不抱了。她问能不能看看?我说可以。于是掀开了布,她看了一眼,我又遮上了。她问,他会不会被制成标本?我说肯定不会
给小孩穿衣服的时侯,护士说除衣服之外的东西都不能跟随尸体,焚化间不允许。我说那石头就算了,玩具和信还是放进去吧,反正外面还要裹层布,烧了都成灰,而且他们是不会打开检查的。她们说,规定的,我们很难办。我说,如果被发现,就说是我偷偷放的,我负责,行了吧。最后还是放了。其实我并不相信会有另一个世界,只不过不想让他的母亲失望罢了
当我把留手印、脚印的印泥和那串石头交给母亲并解释石头不能随同后,他母亲说没关系。我说,还有几张我给他生前拍的照片,你要不要?她说,暂时不要了,怕他爸看了受不了,想要的时侯再来找你。原本我以为她会想看看那些他活着时的照片的
离开时,她问我下次哪天还上班,我说这个周日。她说她和小孩父亲会再来感谢的。我说不必了。最后她向我鞠躬,对我们这些天的工作表示感谢。说句实话,在这个不盛行鞠躬礼的国家,有人朝你这样行礼的话,是很让你不能平静的

2011年6月24日19:35 | 20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麦子
原来不打算今天贴这篇的,因为明天夜班。夜班的前一天晚上,我都比较老实,尽量不写东西,免得一兴奋,睡不好,没有足够的精力对付第二天的工作。有的时侯,夜班的工作量是比较恐怖的
为什么想在今天贴,因为今早的天难得蔚蓝了一下,那种天色让你不得不驻足观望,不得不拿出那根麦子拍上几张

这根麦穗还是我那次私奔时在麦地里摘得,只摘了这一串儿。算不算偷?严格的说应该是,因为我没有经得主人的同意。但我一点犯罪感都没有,我觉得应该摘下一串留作纪念,这一串对主人而言可以忽略不计
遗憾的是那天天气灰蒙蒙的,没拍到蓝天下的麦地。但我想月光下的麦地一定更好看,尤其是一轮满月下的麦地,如果你路过,正好有不大不小的风拂起微微的麦浪,会是什么感觉?那是相机无法捕捉的,我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但肯定有人见过,那多是农民,或是一个年轻诗人
农民们也许会顾虑一些更为实际的问题:今年的粮价怎样?收割的季节会不会下雨?割麦的人手够不够?有没有地方晒麦?……

割麦有时是个危险的工作,不是怕镰刀割破了手,而是怕那尖尖的麦芒扎伤了眼睛。以前总见到被麦芒扎到角膜的患者,他们清一色都是农民。万一感染,角膜溃疡,就只能角膜移植才能恢复视力,可那卖麦子的钱哪够做个角膜移植的呢?何况又有几个愿意死后捐献角膜的呢?

2011年6月22日21:16 | 13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aaa director talks memorial day traffic and tips for travels
In a year that has seen prominent magazine titles close, reduce their frequency, or move wholesale jerseys china exclusively to digital, Toronto Life’s story is much different. In almost every measurable way, the magazine has never been stronger. According to Vividata, an independent audience measurement body, [...]

2011年6月19日15:21 | 1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今天中午在单位的图书馆上Google Reader,其推荐的第一条就是“肉唐僧”写的“狄更斯”
晚上回来,这一条没影儿了,但宋石男的博客转贴了
这些中国最具良心的知识分子一个个被关进监狱,他们付出的是自由,我们这些胆小者就得关心他们的妻儿,否则还有谁愿去战斗。从一点一滴的做起,推翻它,只是迟早的事
原文请点击
狄更斯
作者:肉唐僧 2011-06-16 03:37
  
  
  我和冉土匪交情并不深,只是几面之缘,却很投机。所以这两年我每到成都,都会要求他请我吃饭。他比我年长一岁,说话大嗓门。在饭店里还好,在白夜那种装B的地方,他“唐僧我和你说句悄悄话”时脖子上青筋都吼得出七、八根的路数,着实让我有些不好意思。他进去后,我去北京找莫之许,跟他说,冉土匪老婆没工作,女儿读初三,生活恼火。我们不能不管。这一、两年,莫之许在北京很威风,出门有专职的“司机和保镖”。我们几个开一桌,他的“司机和保镖”也在旁边开一桌。吃着吃着,莫之许还会举杯跟邻桌表示歉意。说哥几个,又害你们加班了,大连来的朋友,我们再聊两句。那桌的朋友也很给面子,说没事儿没事儿,你们聊。气氛相当和谐。
  
  莫之许的意见是:这事儿要定性为纯人道主义救助,想政府之所想,急政府之所急,为维稳大业略尽绵薄。所以,要等判了之后再凑钱不迟。现在搞,怕有关方面多心,以为咱是叫板怎么着?我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就回去等信儿。没多久,宋石男告诉我冉家收到逮捕令,募资的事情可以启动了。但冉夫人是个要强的人,她一开始并不想接受资助,说还能撑一阵子。再说,搞这个事情,万一对判决产生不利影响呢?实在不行了,家里别的没有,书有的是,可以卖书为生。宋石男跟我说,嫂子一提卖书,他眼泪就下来了。说土匪回来后看见他视如性命的书不见了,那还得了?万万使不得。冉夫人一开始还死不吐口,后来要请律师。虽然律师不要钱,但人家飞来飞去的差旅和做功课的钱,也是个不小的数目。冉夫人无能为力,只好同意,但嘱咐不要公开。
  
  关于募资,我的想法是,大钱我不管,我也不知道他家有多少积蓄。我们只要做到不让冉夫人和女儿生活质量下降即可。另外,不知道他判几年,三年五年八年十年都可能,是个持续的事情。所以我就想找100个人,每人每月出64块钱,一年就是768块。只要土匪在里面,这100人就持续捐助他老婆孩子。这样呢,一是每个人的负担都不重,二是,让冉的朋友、读者也有个机会,一直惦记着他。
  
  因为不能公开,只好杀熟。QQ群和MSN里的人划拉一遍还不够用,只好厚着脸皮在微博里一个一个地发私信化缘。有一天散人在微博里喊了一嗓子,忽拉来了三十几号人,很快就凑满了。但是报名凑满后,麻烦也就来了。有些人报了名之后却不打款。而这又是封闭式的,100人为限。你不声明退出的话我就不能找替补,只能反复催,要么催到钱、要么催到表态退出,很烦琐。另一个麻烦是,为了搞清楚谁汇了款谁没汇款,我给每个人从零分到九毛九设了一个尾号,便于我对账。但是很多人不理解,直接打800整数的就有10个人,这你让我怎么知道谁是谁呢?还有一位武汉的兄弟更可气,分到的尾数是0.19,他嫌不吉利,蔫头巴脑的汇了768.88元。我赶紧通知0.88尾号的人说您的钱到账了。那位0.88姑娘说:“我还没汇呢,你收到什么收到?真TM不靠谱~~~”
  
  我说这些,中心意思是:尾号很重要。因为我收了大家的钱,只能公布金额明细却不能公布名单,这就存在监管漏洞。比如,我收到80份800块钱,只报10份,自己贪了5万6,你们怎么知道呢?如果大家都严格按照尾号来,我今天发个报账帖子,下面有人回复“0.23飘过”,后面又有人说“日哟,我才是0.23”,这么着,我贪污的行为就暴露了嘛。是不是?
  
  我当然希望明年这个时候不需要再替冉家凑钱了。但是万一还需要,各位亲们请一定严格按照给定的尾号打款。在机制上,你们要保证我的清白。另外,有人说捐款可以,但要匿名。我说这不行。因为万一政府抓我,不用拿老虎凳实物给我看,嘴上一提“老虎凳”这三个字,我立马就招了。如果不抓的话,你们自己可以站出来说我捐了钱,这我管不着,但我不会主动公布名单。所以匿名是没有意义的。还有的人要求让冉夫人写个收条,这我做不到,所以也婉拒了。
  
  经过凡此种种,钱终于凑齐了。有一个人执意要替她的女儿再认捐一份,所以是99个人出了100份。另外有两个人经济困难,但执意要表示一下。一个给了176.8元,一个给了100块。所以总账是:101个人,凑了77680.46元。我去银行取钱,银行没有一分钱,给了我77680.45元。差一分钱。
  
  这次来成都,住在宋石男推荐的一个公寓式酒店,五岳散人恰好也在成都,都住在一个地方。酒店老板也是冉的好朋友,姓傅。去冉家之前,我去他办公室打印明细单子,想着差一分钱,心里就不痛快,试着问了一句:你这儿有一分钱没有?老板娘说有。我很高兴,就把原委说了。去冉家是傅老板开车送我们去。临出门的时候老板娘说:“这里也有我一分钱哟”。大家哈哈大笑起来。
  
  我们四个人——宋石男、五岳散人、傅老板和我,一起去冉家。冉夫人一个人在家,女儿冉小冉恰好昨天中考考完,出去找同学耍了,没见到。冉夫人简单介绍了下情况。律师到现在也没见着,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庭。多方打听,说土匪在里面七点多就爬起来看书。还说,“他说话嗓门好大呀”。冉夫人说这句的时候自己也笑起来。看来这句话令她宽心不少。
  
  冉夫人是个很了不起的女人。说话温和、不快不慢,内心很强大。她说:“我们是很普通的人家,只想过平淡的日子。现在一下子受到这么多关注,我不适合,也不喜欢,所以从不接受媒体采访。现在这个事情落到我们家头上,抱怨也没有用。只希望能够在法律的框架下,按程序把它走完。我也和公安说,我是个基督徒,我只希望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不同的信仰能够并存,能够平等理性地交流和沟通。冉不是个政治人,他只是个文人,一个丈夫,一个父亲。”
  
  走之前,我们上楼参观了一下冉的书房。他在我面前吹嘘过好几次,可见是很心爱的,大概有三万来册藏书吧。阳台上关着他的狗,叫狄更斯。冉夫人告诉我,自从它的主人去了都江堰之后,它变得一天比一天阴郁和暴躁。所以我只敢隔着玻璃门拍了一张它的照片。在看到狄更斯之后,我心里才一下子难过起来。觉得很对不起它。
  
  “它的目光被那走不完的铁栏
  
  缠得这般疲倦,什么也不能收留
  
  它好像只有千条的铁栏杆
  
  千条的铁栏后
  
  便没有宇宙……”

2011年6月16日21:12 | 17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每年杨梅上市的季节,我们这儿都要经历一次长长的雨季,俗称“梅雨”。小时候,不知道这“梅雨”和杨梅有关,以为是“霉雨”,因为下的时间长了,家里那些不通风的旮旯就容易生霉,如果你仔细闻闻,空气中还散发着霉味,那就是这段时间的味道。所以,梅雨一过,太阳出来了,家家户户就把衣橱里的衣服、被絮拿出来晒,又称“晒霉”
这梅雨有多长,我也没留意过,好像至少有半个月。雨就天天那么下下停停,基本见不着太阳。北方人好像没见过这架势,我家那位刚进驻我家时,就十分的不适应,说这雨哪有这么下的,没的个停了!我们那儿下雨就那么一会儿,雨过就天晴
其实,作为一个南方人,如果不考虑这降水会导致涝灾,是打心底喜欢这雨的。要知道,如果没有这六月的雨,我们就要多熬一、二十天的高温啊,在没有空调的年代,我只希望这雨再多下几天。另外,这绵延不绝的雨又给夜晚增添一份情趣,躺在床上就着台灯看书,外面的雨时而止,时而急,屋檐的水滴滴嗒嗒……如果第二天还休息,夜里被雨声吵醒,裹着被子里,嘿,就让它下吧
这雨季终有一天会结束的,迎来的当然是真正的夏天。在梅雨和酷暑的交接之日,是最痛苦的,阳光烤炙着被雨浸了几十天的地面、房屋和树木,湿热难挡。这热一直要到九月底才能告一段落,整整3个多月,其间只有靠偶尔路过的台风才能稍微缓解一下高温
梅雨的“梅”出自杨梅,而一种可怕的病名中的“梅”也出自杨梅,它叫梅毒,起因是它造成的皮损形状、色泽类似杨梅。很难想像本来一个好听的“梅”字竞和这病连在一块儿。梅毒据称源自美洲,再由哥伦布的船队带到欧洲再遍及世界。但也有人不同意这种说法,因为他们在埃及的木乃伊身上也发现了梅毒病灶
梅毒是可怕的,它的病原体是一种叫螺旋体的微生物,如不及时治疗,它会一点点的破坏人的血管、骨骼、神经。据称那位现在还躺在红场上的革命导师就死于晚期梅毒,麦克阿瑟和蒋中正也曾感染过梅毒,梵高后期的疯狂就是晚期神经梅毒的症状,还有很多的名人都是梅毒的牺牲品。Discovery拍摄的一个历史谜案的系列节目推测伦敦的连环杀手——著名的开膛手杰克就是一位梅毒患者,他从一位性工作者那儿感染了梅毒,神经梅毒让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这种性传播疾病不得不提醒人们,随意的没有保护的性行为真的很危险
梅毒的另一个可怕之处就是梅毒螺旋体可以通过胎盘感染胎儿。平均一两个星期我们就要遇到一个患梅毒的产妇,如果孕期不接受正规治疗,胎儿被感染的几率接近100%,如果治疗了,胎儿仍然有很高比例的感染机会,只有少数幸免。由于梅毒的发病率增高,现在对每一位产妇都进行梅毒的血清学筛查
然而,10多年前,我们对梅毒的重视程度是不够的。回想起我遇到的第一例梅毒患儿,用了3天时间才做出明确诊断,尽管他的表现几乎符合先天梅毒的所有症状。但多年后,当遇到第二例先天梅毒时,我一眼就看出来了。那时我在另一家医院,还是个硕士生,和一个刚毕业的女博士搭班,夜里来了个自发性出血的新生儿,这个出血同梅毒无关,是他的家人给他服用了一种可以导致凝血障碍的药物。但他的皮肤出现了杨梅样的皮损,我就对女博士咕哝了一句:有点像先天梅毒疹,我们要小心一点。女博士以前没见过,当晚没有采纳我的意见。第二天主任来了,下令查了和梅毒相关的化验,确诊了。此后,女博士对我刮目相看。写这段的目的,不是自夸,而是介绍医生下诊断的一个特点:没见过的病,尽管典型症状摆在面前,你也不容易做出诊断;而你见过的特殊体征,则过目不忘。所以医生要花很长的时间接触病人,积累经验
尽管梅毒可怕,但治疗起来不难,青霉素肌注就可以了。当然最好是尽早治疗,因为出现骨骼损害可致破相,波及神经可致疯狂和痴呆
再回到梅雨,上个周五下午四点的雨特别大,路上的行人尽管有伞,但也躲在路边的店里,因为那雨根本挡不住。而一个人背着双肩包,象征性的打着一把红伞,在暴雨中狂奔,他要去地铁站再去赶40分钟后的动车。好在最后没白淋那场雨,他上了那班车,在发车前5分钟。他没有对号入座,因为车太空,更因为他全身湿透,他知道如果你旁边坐一个衣服往下滴水的人,肯定会很不舒服的

2011年6月15日20:40 | 27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偶尔在收集人类成瘾机制的文献时发现了这篇PPT,全是文字,做的相当的差。当然,内容还不错,如果你仔细读的话。其实,这个主题一直都很吸引人
它应该属于综述。综述是指就某一时间内,作者针对某一专题,对大量原始研究论文中的数据、资料和主要观点进行归纳整理、分析提炼而写成的论文。阅读综述,可在较短时间内了解该专题的最新研究动态,可以了解若干篇有关该专题的原始研究论文。大多数医学期刊都辟有综述栏目,而且这些综述多是杂志社约请该领域的权威人物来撰写
这篇综述的作者是一名心理医生,也算是专业人士。因为对该领域的关注,对里面的不少观点我也比较了解
有些话我觉得特别重要,就用黄色和红色字体标识,比如:无意识的进化力量无处不在。其实,我们都被这些力量支配

她就是下面反复提到的人类学家:海伦.费舍尔,我有好几部她主讲的纪录片
~~~~~~

2011年6月14日20:56 | 324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一个人的私奔
这些年的这一天,如果可能的话,我会选择一个人外出,因为无法在这一天静静的呆在屋内。今年,又有了机会,6.3出夜班,6.4休息,可是6.5上班,所以不能走的太远,如果连休2天的话,我会去那一年的战场逛逛,如同前年
时间一点点的迫近,我必需做出决定,去哪儿?6.2的中午,我给一个人,一个男生打了电话,问他后天有什么安排,他是我在去年的这一天在一个人的墓前遇到的一个南京大学考古系的学生。他说也没有安排,要不就近选个沪宁间的城市聚聚。我说,沪宁间哪有什么有意思的地方,今年算了吧
只有2个白天和一个晚上的空闲,能去哪儿呢?必需去一个地方,不管那个地方是否与22年前的事有关
看来只有它了,我15年未见的母校
对一个不爱学习的人来说,母校在心中的位置并不那么重要,关键是,我在这个学校遇到过一个人,而我又和这个人一起生活了很多年,从18岁一直到现在。多少次对她说:有空咱俩回去看看吧。她说:我也想啊。可是总没时间,而且又多了一个小孩拖累。想它的时侯就在Google Earth上看看它,看看那曾经相遇的操场,那些走过的路,靠过的树,坐过的台阶和草地
算了算可能要花的时间,应该够,就去车站,排队买票时还犹豫不决,心想如果没有座号的话,就取消此行,我不想出夜班还在火车上站着。但售票员偏偏告诉我,还有座。为了确保能回来赶上6.5的日班,还特地买了返程票,当售票员把票递给我的时侯,我还有点后悔这个决定,问她:明天万一去不了,能退票吗(我主要担心返程票不好退)?她说:可以
看了看票,座号还挺有意思的。要不是这一天,我是下不了决心出门的

晚上的电话中,没告诉她,明天将要出门。担心,说了实话,她也许会认为我的行为有点异常
那个夜班有点忙,6.3的凌晨3点才躺一会儿,5点多就醒了,为了能赶上车,一早就起来查房写病程录,终于在9点50忙完,赶紧在值班室换了一套提前准备好的轻便衣服和一双凉鞋,收拾好背包往车站赶。心想万一没赶上,就退票回去睡觉。可是到的时侯,正在检票,不得不跟着人流进了车厢,还行,是个靠窗的座儿

一路头疼,却睡不着,瓶装咖啡太甜,为了保持体型,不得不喝着口感稍差的零度可乐。手边的布洛克的侦探小说也看不进。他说他的小说可以缩短旅程,但我想让这次旅程再长点儿,我喜欢坐在干净明亮的车上看着窗外,尽管充满着讨厌的霾的空气。就这样一点点的靠近

几经辗转,终于在傍晚到了学校。脑袋非常疲劳,但腿是亢奋的。先拜访了和她最爱去的草地和池塘,看到那些旧物,就如被流弹打中胸膛,霎那间,往事涌在我心上。那时候,我也没有信用卡,没有24小时热水的家,可是我有她,^_^
~~~~~~

我们经常坐在这些树下,白天或晚上,这树们还是那样,好像也没见长
~~~~~~

曾经的鱼也是这样,估计它们是15年前那些的后代
~~~~~~

水边爱美的鸽子,它能认出倒影里的自己吗?
~~~~~~

曾经常坐的长廊还在,老藤还是那么的老,依旧繁茂
~~~~~~

正中的方台是我第一次见到她的地方。我能清楚的回忆起当初遇到她和她说话的情形。那天中午躺在宿舍的床上,就对舍友说,我要去追早晨见到的那个人,那一年我18岁。遗憾的是,她后来说,隐约对我有点印象,但不深。哎,在这个问题上她为什么就不能说个谎 ^_^
~~~~~~

踢球的学生中竟然还藏着一个花木兰,能看出来吗?球门里三个人中间那个穿长裤的
~~~~~~

周末的傍晚,自习室还有人学习,比我那时候强多了,那些蓝色的书是新版的医学教材
~~~~~~

我曾经宿舍的遗址,现在拆了,改成老师公寓了,很失望,看得我一点感觉没有
~~~~~~

谢天谢地,还留下这几棵水杉和松树,原来可是长长的2排。应该在这些水杉中的某一棵下,我给她拍过照片,现在还留着
~~~~~~

一条很普通的路,右边就是校园。和她第二次约见的晚上发生在这条路上的事,惊心动魄。走着走着,她说:“我们以后就别见面了吧,我比你大,比你高一个年级,家又隔的这么远,以后不会在一起的”,可以想像我的失望,这才第2次见面,手都没碰过啊,我说:“也没大多少,不就2岁,你毕业先上班,等我毕业再跟着过去,到哪儿我都去,没关系的”。从此后,再也没说过要分手的话 ^_^
~~~~~~

太累了,找了个连锁店住下,里面有电脑可以上网,洗了澡,甚至还把衣服洗了,晾上,空调打到16度,从9Pm一直睡到4Am,醒来后,头终于不疼了。由于空调温度低,空气干燥,衣服全干了,穿在身上很舒服
~~~~~~

下午就要离开,早起后打车前往另一个地方,在那儿我呆过一年,其间还发生过另一件忘不了的事,见证了我22岁时的疯狂与荒唐,有空会说的。燃烧的麦秆,每年这个时侯的空气污染的主要原因
~~~~~~

路过一片麦地,请司机停下,喜欢看那成熟的麦子或水稻或高粱
~~~~~~

这是清明时的麦子,很青涩吧
~~~~~~

一边麦子还没收,另一边的水稻已经种上。种田真辛苦啊,我们不能浪费粮食
~~~~~~
其实,此行根本没有想像中的那么难,感觉非常好。我会选好时机向她坦白这趟旅程,给她看这些照片。当然,我很期望有空再一起去看看,如果一个小人硬要跟着的话,那就顺便带上他吧

2011年6月9日10:51 | 23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这些照片拍于2009.6.4上午的广场,其实,我并不喜欢那个纪念碑,因为上面是共产党人写的字,而且我也厌恶那面国旗,去TMD那颗大五角星。拍照者是我。一个青年一动不动立在那儿几分钟了,police一个个围了上来,看了看身份证,把他带走了,我想他不会有什么事,他只不过低头站在那儿,什么也没做。第三张中间的黑衣人是我在广场上认识的,当时对望了一眼,他就开口:你是不是因为这一天来的?我说:是的。回来看照片,发现远处打蓝伞的便衣,看来我们也被注意了
《在法兰德斯的旷野里》是我在布洛克的侦探系列《恶魔预知死亡》里读到的,很不错。我们应该记住“如果你有负我们这些死去的人,我们将不能安眠”
在法兰德斯的旷野里
——约翰·麦克雷
法兰德斯的旷野,吹
吹过罂粟花穿越十字架,一排,又一排
划过我们的地方,天上
那云雀,仍旧勇敢的吟唱,飞旋
几乎没有听到下面阵阵的枪声。
我们是死去的人。不久之前,
我们还活着,跌落,看夕阳的光辉,
我们有爱,我们被爱,
而现在我们在法兰德斯的旷野死去。
继续我们与敌人的战斗
给你,从颓败的手中,我们丢下
火炬。由你高高举起
如果你有负我们这些死去的人
我们将不能安眠,
纵然罂粟花仍旧开在
法兰德斯的旷野
约翰.麦克雷(Jnhn McCrae,1872-1918)是一名加拿大军医,他写的《法兰德斯的旷野里》直到今天仍然是最值得纪念的战争诗之一

2011年6月9日10:49 | 23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10 simple items for a creative kids’ craft cupboard
As summer nears and the days get longer, many parents are searching for meaningful ways to keep children occupied. What better time to make sure your family’s crafts cupboard is well stocked and up to date?
Here are 10 essential arts and crafts items that are easy on [...]

2011年6月5日08:38 | 1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10 seats for London shows
“Restricted view” seats are alwayscheaper, for obvious reasons. At the Almeida,they go foras little as 9, which is remarkable as there are afew seats availablewhere the stage is hardly obstructed at all.
In the Almeida, seats J 10 11and L 10 11 and L 19 20 are fine, as well as K [...]

2011年6月5日08:38 | 2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10 romantic getaways in Washington State
Couples have a lot of reasons to be attracted to the Evergreen State. From sleek Seattle boutiques to secluded inns on the San Juan Islands, there’s a little something for every romantic in this corner of the Pacific Northwest. Outdoorsy couples will love hiking in the romantic Snoqualmie Valley, in [...]

2011年6月5日08:38 | 2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10 Reasons to Put Dubai on Your Bucket List
The king of almost everything that’s the tallest, largest, biggest, highest and the most expensive; Dubai is a destination that has everything a traveler desires. For millions and millions of people Dubai is one of their favorite destinations. But there are still many who have not yet [...]

2011年6月5日08:38 | 5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10 questions China delegation should be asked about steel From The Northern Echo
7. What is the average emissions in CO2 per tonne for Chinese steel and when will the Chinese government report on steel production emissions in line cheap jerseys with members of the World Steel Association?
8. The UK imported 254,000 metric tons of Chinese [...]

2011年6月5日08:38 | 3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5 ways to eat healthy for cheap
The top things on everyone’s to do lists seem to be eat healthy and save money.
However, these aren’t just goals to which we should aspire once a year. Everyone would probably agree that we always want to save money and we always want to eat healthy.
But take a look [...]

2011年6月3日18:20 | 1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