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9日 的存档

一个人的私奔
这些年的这一天,如果可能的话,我会选择一个人外出,因为无法在这一天静静的呆在屋内。今年,又有了机会,6.3出夜班,6.4休息,可是6.5上班,所以不能走的太远,如果连休2天的话,我会去那一年的战场逛逛,如同前年
时间一点点的迫近,我必需做出决定,去哪儿?6.2的中午,我给一个人,一个男生打了电话,问他后天有什么安排,他是我在去年的这一天在一个人的墓前遇到的一个南京大学考古系的学生。他说也没有安排,要不就近选个沪宁间的城市聚聚。我说,沪宁间哪有什么有意思的地方,今年算了吧
只有2个白天和一个晚上的空闲,能去哪儿呢?必需去一个地方,不管那个地方是否与22年前的事有关
看来只有它了,我15年未见的母校
对一个不爱学习的人来说,母校在心中的位置并不那么重要,关键是,我在这个学校遇到过一个人,而我又和这个人一起生活了很多年,从18岁一直到现在。多少次对她说:有空咱俩回去看看吧。她说:我也想啊。可是总没时间,而且又多了一个小孩拖累。想它的时侯就在Google Earth上看看它,看看那曾经相遇的操场,那些走过的路,靠过的树,坐过的台阶和草地
算了算可能要花的时间,应该够,就去车站,排队买票时还犹豫不决,心想如果没有座号的话,就取消此行,我不想出夜班还在火车上站着。但售票员偏偏告诉我,还有座。为了确保能回来赶上6.5的日班,还特地买了返程票,当售票员把票递给我的时侯,我还有点后悔这个决定,问她:明天万一去不了,能退票吗(我主要担心返程票不好退)?她说:可以
看了看票,座号还挺有意思的。要不是这一天,我是下不了决心出门的

晚上的电话中,没告诉她,明天将要出门。担心,说了实话,她也许会认为我的行为有点异常
那个夜班有点忙,6.3的凌晨3点才躺一会儿,5点多就醒了,为了能赶上车,一早就起来查房写病程录,终于在9点50忙完,赶紧在值班室换了一套提前准备好的轻便衣服和一双凉鞋,收拾好背包往车站赶。心想万一没赶上,就退票回去睡觉。可是到的时侯,正在检票,不得不跟着人流进了车厢,还行,是个靠窗的座儿

一路头疼,却睡不着,瓶装咖啡太甜,为了保持体型,不得不喝着口感稍差的零度可乐。手边的布洛克的侦探小说也看不进。他说他的小说可以缩短旅程,但我想让这次旅程再长点儿,我喜欢坐在干净明亮的车上看着窗外,尽管充满着讨厌的霾的空气。就这样一点点的靠近

几经辗转,终于在傍晚到了学校。脑袋非常疲劳,但腿是亢奋的。先拜访了和她最爱去的草地和池塘,看到那些旧物,就如被流弹打中胸膛,霎那间,往事涌在我心上。那时候,我也没有信用卡,没有24小时热水的家,可是我有她,^_^
~~~~~~

我们经常坐在这些树下,白天或晚上,这树们还是那样,好像也没见长
~~~~~~

曾经的鱼也是这样,估计它们是15年前那些的后代
~~~~~~

水边爱美的鸽子,它能认出倒影里的自己吗?
~~~~~~

曾经常坐的长廊还在,老藤还是那么的老,依旧繁茂
~~~~~~

正中的方台是我第一次见到她的地方。我能清楚的回忆起当初遇到她和她说话的情形。那天中午躺在宿舍的床上,就对舍友说,我要去追早晨见到的那个人,那一年我18岁。遗憾的是,她后来说,隐约对我有点印象,但不深。哎,在这个问题上她为什么就不能说个谎 ^_^
~~~~~~

踢球的学生中竟然还藏着一个花木兰,能看出来吗?球门里三个人中间那个穿长裤的
~~~~~~

周末的傍晚,自习室还有人学习,比我那时候强多了,那些蓝色的书是新版的医学教材
~~~~~~

我曾经宿舍的遗址,现在拆了,改成老师公寓了,很失望,看得我一点感觉没有
~~~~~~

谢天谢地,还留下这几棵水杉和松树,原来可是长长的2排。应该在这些水杉中的某一棵下,我给她拍过照片,现在还留着
~~~~~~

一条很普通的路,右边就是校园。和她第二次约见的晚上发生在这条路上的事,惊心动魄。走着走着,她说:“我们以后就别见面了吧,我比你大,比你高一个年级,家又隔的这么远,以后不会在一起的”,可以想像我的失望,这才第2次见面,手都没碰过啊,我说:“也没大多少,不就2岁,你毕业先上班,等我毕业再跟着过去,到哪儿我都去,没关系的”。从此后,再也没说过要分手的话 ^_^
~~~~~~

太累了,找了个连锁店住下,里面有电脑可以上网,洗了澡,甚至还把衣服洗了,晾上,空调打到16度,从9Pm一直睡到4Am,醒来后,头终于不疼了。由于空调温度低,空气干燥,衣服全干了,穿在身上很舒服
~~~~~~

下午就要离开,早起后打车前往另一个地方,在那儿我呆过一年,其间还发生过另一件忘不了的事,见证了我22岁时的疯狂与荒唐,有空会说的。燃烧的麦秆,每年这个时侯的空气污染的主要原因
~~~~~~

路过一片麦地,请司机停下,喜欢看那成熟的麦子或水稻或高粱
~~~~~~

这是清明时的麦子,很青涩吧
~~~~~~

一边麦子还没收,另一边的水稻已经种上。种田真辛苦啊,我们不能浪费粮食
~~~~~~
其实,此行根本没有想像中的那么难,感觉非常好。我会选好时机向她坦白这趟旅程,给她看这些照片。当然,我很期望有空再一起去看看,如果一个小人硬要跟着的话,那就顺便带上他吧

2011年6月9日10:51 | 24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这些照片拍于2009.6.4上午的广场,其实,我并不喜欢那个纪念碑,因为上面是共产党人写的字,而且我也厌恶那面国旗,去TMD那颗大五角星。拍照者是我。一个青年一动不动立在那儿几分钟了,police一个个围了上来,看了看身份证,把他带走了,我想他不会有什么事,他只不过低头站在那儿,什么也没做。第三张中间的黑衣人是我在广场上认识的,当时对望了一眼,他就开口:你是不是因为这一天来的?我说:是的。回来看照片,发现远处打蓝伞的便衣,看来我们也被注意了
《在法兰德斯的旷野里》是我在布洛克的侦探系列《恶魔预知死亡》里读到的,很不错。我们应该记住“如果你有负我们这些死去的人,我们将不能安眠”
在法兰德斯的旷野里
——约翰·麦克雷
法兰德斯的旷野,吹
吹过罂粟花穿越十字架,一排,又一排
划过我们的地方,天上
那云雀,仍旧勇敢的吟唱,飞旋
几乎没有听到下面阵阵的枪声。
我们是死去的人。不久之前,
我们还活着,跌落,看夕阳的光辉,
我们有爱,我们被爱,
而现在我们在法兰德斯的旷野死去。
继续我们与敌人的战斗
给你,从颓败的手中,我们丢下
火炬。由你高高举起
如果你有负我们这些死去的人
我们将不能安眠,
纵然罂粟花仍旧开在
法兰德斯的旷野
约翰.麦克雷(Jnhn McCrae,1872-1918)是一名加拿大军医,他写的《法兰德斯的旷野里》直到今天仍然是最值得纪念的战争诗之一

2011年6月9日10:49 | 23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