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私奔

2011年6月9日 | 标签:

一个人的私奔

这些年的这一天,如果可能的话,我会选择一个人外出,因为无法在这一天静静的呆在屋内。今年,又有了机会,6.3出夜班,6.4休息,可是6.5上班,所以不能走的太远,如果连休2天的话,我会去那一年的战场逛逛,如同前年

时间一点点的迫近,我必需做出决定,去哪儿?6.2的中午,我给一个人,一个男生打了电话,问他后天有什么安排,他是我在去年的这一天在一个人的墓前遇到的一个南京大学考古系的学生。他说也没有安排,要不就近选个沪宁间的城市聚聚。我说,沪宁间哪有什么有意思的地方,今年算了吧

只有2个白天和一个晚上的空闲,能去哪儿呢?必需去一个地方,不管那个地方是否与22年前的事有关

看来只有它了,我15年未见的母校

对一个不爱学习的人来说,母校在心中的位置并不那么重要,关键是,我在这个学校遇到过一个人,而我又和这个人一起生活了很多年,从18岁一直到现在。多少次对她说:有空咱俩回去看看吧。她说:我也想啊。可是总没时间,而且又多了一个小孩拖累。想它的时侯就在Google Earth上看看它,看看那曾经相遇的操场,那些走过的路,靠过的树,坐过的台阶和草地

算了算可能要花的时间,应该够,就去车站,排队买票时还犹豫不决,心想如果没有座号的话,就取消此行,我不想出夜班还在火车上站着。但售票员偏偏告诉我,还有座。为了确保能回来赶上6.5的日班,还特地买了返程票,当售票员把票递给我的时侯,我还有点后悔这个决定,问她:明天万一去不了,能退票吗(我主要担心返程票不好退)?她说:可以

看了看票,座号还挺有意思的。要不是这一天,我是下不了决心出门的

晚上的电话中,没告诉她,明天将要出门。担心,说了实话,她也许会认为我的行为有点异常

那个夜班有点忙,6.3的凌晨3点才躺一会儿,5点多就醒了,为了能赶上车,一早就起来查房写病程录,终于在9点50忙完,赶紧在值班室换了一套提前准备好的轻便衣服和一双凉鞋,收拾好背包往车站赶。心想万一没赶上,就退票回去睡觉。可是到的时侯,正在检票,不得不跟着人流进了车厢,还行,是个靠窗的座儿

一路头疼,却睡不着,瓶装咖啡太甜,为了保持体型,不得不喝着口感稍差的零度可乐。手边的布洛克的侦探小说也看不进。他说他的小说可以缩短旅程,但我想让这次旅程再长点儿,我喜欢坐在干净明亮的车上看着窗外,尽管充满着讨厌的霾的空气。就这样一点点的靠近

几经辗转,终于在傍晚到了学校。脑袋非常疲劳,但腿是亢奋的。先拜访了和她最爱去的草地和池塘,看到那些旧物,就如被流弹打中胸膛,霎那间,往事涌在我心上。那时候,我也没有信用卡,没有24小时热水的家,可是我有她,^_^

~~~~~~

我们经常坐在这些树下,白天或晚上,这树们还是那样,好像也没见长

~~~~~~

曾经的鱼也是这样,估计它们是15年前那些的后代

~~~~~~

水边爱美的鸽子,它能认出倒影里的自己吗?

~~~~~~

曾经常坐的长廊还在,老藤还是那么的老,依旧繁茂

~~~~~~

正中的方台是我第一次见到她的地方。我能清楚的回忆起当初遇到她和她说话的情形。那天中午躺在宿舍的床上,就对舍友说,我要去追早晨见到的那个人,那一年我18岁。遗憾的是,她后来说,隐约对我有点印象,但不深。哎,在这个问题上她为什么就不能说个谎 ^_^

~~~~~~

踢球的学生中竟然还藏着一个花木兰,能看出来吗?球门里三个人中间那个穿长裤的

~~~~~~

周末的傍晚,自习室还有人学习,比我那时候强多了,那些蓝色的书是新版的医学教材

~~~~~~

我曾经宿舍的遗址,现在拆了,改成老师公寓了,很失望,看得我一点感觉没有

~~~~~~

谢天谢地,还留下这几棵水杉和松树,原来可是长长的2排。应该在这些水杉中的某一棵下,我给她拍过照片,现在还留着

~~~~~~

一条很普通的路,右边就是校园。和她第二次约见的晚上发生在这条路上的事,惊心动魄。走着走着,她说:“我们以后就别见面了吧,我比你大,比你高一个年级,家又隔的这么远,以后不会在一起的”,可以想像我的失望,这才第2次见面,手都没碰过啊,我说:“也没大多少,不就2岁,你毕业先上班,等我毕业再跟着过去,到哪儿我都去,没关系的”。从此后,再也没说过要分手的话 ^_^

~~~~~~

太累了,找了个连锁店住下,里面有电脑可以上网,洗了澡,甚至还把衣服洗了,晾上,空调打到16度,从9Pm一直睡到4Am,醒来后,头终于不疼了。由于空调温度低,空气干燥,衣服全干了,穿在身上很舒服

~~~~~~

下午就要离开,早起后打车前往另一个地方,在那儿我呆过一年,其间还发生过另一件忘不了的事,见证了我22岁时的疯狂与荒唐,有空会说的。燃烧的麦秆,每年这个时侯的空气污染的主要原因

~~~~~~

路过一片麦地,请司机停下,喜欢看那成熟的麦子或水稻或高粱

~~~~~~

这是清明时的麦子,很青涩吧

~~~~~~

一边麦子还没收,另一边的水稻已经种上。种田真辛苦啊,我们不能浪费粮食

~~~~~~

其实,此行根本没有想像中的那么难,感觉非常好。我会选好时机向她坦白这趟旅程,给她看这些照片。当然,我很期望有空再一起去看看,如果一个小人硬要跟着的话,那就顺便带上他吧

  1. 小象
    2011年6月9日11:38

    眼泪都看出来了。我得承认某些话相当感动我,是因为某些经历和对话很相似。

  2. Littletree
    2011年6月9日13:34

    都是寻常风景,为什看着特别感动呢。。。

  3. s因素
    2011年6月9日13:43

    看着好感动。正在猜你的学校。你应该来我的城市了吧。猜的。

  4. qizi
    2011年6月9日15:08

    真早熟。十八岁就这么会说话了。嫉妒啊!!

  5. yanhu
    2011年6月9日20:33

    @小象

    反正我写的时侯没流泪 ^_^

    反正那些话都是实话

    其实在恋爱、婚姻问题上,我完全凭感觉行事,容不得一点世俗的东西掺合进去,不会考虑对方的家庭、财产、地位,婚姻绝不能是一场交易,只要双方意合既可。比如我结婚时没有婚照,没有迎亲,没有喜糖,没贴喜字,也没设宴,唯一证实我俩婚姻的就是那一式两份的结婚证,也只不过为了完成一下法律上的程序,其实也无必要

  6. yanhu
    2011年6月9日20:40

    @Littletree

    我们都是平凡人,有些经历应该是相似的

    如果你觉得感动,也许因为当时我的所作所为都是发自内心的

    学生时代是最美的,关系单纯,不像上班后的势利

    就我所知,不少学生时代谈上恋爱,毕业后结婚的,关系都比较稳定

  7. yanhu
    2011年6月9日20:44

    @s因素

    哎,净感动女生了

    不要猜了,很难猜出来的。没去你的城市,要去的话,一定会拍广场的

    当然,万一有天去的话,我会提前在博客里告知,想目睹我真面目的人,到广场上找我 ^_^

  8. yanhu
    2011年6月9日20:49

    @qizi

    反对

    18岁找对象绝对不早熟,但18岁订终身,还是早了点

    如果由着我,我想在14岁找女友

    ~~~~~~

    嫉妒谁?

    嫉妒当时我反应快,还是嫉妒当时听到这话的女生。反正当时真是这么想的,后来我家里人反对,我也这么说。这事我说了算

  9. 小象
    2011年6月10日10:18

    @yanhu

    那就更一样了,俺们也是啥也没有。后来别人看到我们结婚证上的黑白两寸照片以及两个傻呵呵的人,都笑说我们是1949年前结婚的。

  10. 匿名
    2011年6月10日10:40

    多美好的记忆啊!
    最近跟“麦子”这词儿特有缘,还跟一同事遗憾没见过麦田。这回算是见到了,尽管是照片。

  11. s因素
    2011年6月10日15:31

    @yanhu

    ok。:))

  12. 呆呆
    2011年6月10日22:31

    ……

  13. 怪蜀黍
    2011年6月10日22:34

    昨天,我带教的实习同学(2007级)跟我聊22年前发生的事,他说,只是知道一些模糊的事和说法,但是在图书馆里查不到资料,上网搜索所得也甚少,我问其何时出生,答:1988……

  14. 怪蜀黍
    2011年6月10日22:37

    @怪蜀黍

    贴错地方了,回复另外一篇的

  15. 何者
    2011年6月11日18:18

    yanhu兄,记得你是儿科医生,问你件事,我家两小朋友,妹妹9日检验出传染性单核细胞增多症,这病预后如何?如何治疗?姐姐反复发烧两个多星期,这个星期没有其他症状但就是维持37度的低烧,是否也是这种病症?
    打扰你的雅兴,不好意思

  16. 风华
    2011年6月11日20:22

    厉害啊。。第二次见就定了终身。。难道第一次见的时候就发生了什么。。

  17. yanhu
    2011年6月11日20:56

    @何者

    回复发至你的hotmail邮箱,如有疑问,可再提

    其他朋友们,对不起了,很高兴看到你们的留言,现在外地,无法一一回复了,下周一可能有空,再见

  18. yanhu
    2011年6月14日21:05

    @小象

    ^_^,我连那张黑白的结婚照都没给人看

    两个人看着照相师指定的方向,两眼放光,好像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19. yanhu
    2011年6月14日21:15

    @匿名

    真的很美好,我想你也会有的

    小时候父亲带我路过田地时,总是告诉我水稻和麦子的区别,我总是弄不清

    我想长在城里的和生活在农村的人对粮食的理解是不同的。看到那片麦地,我想到了海子的《麦地》,其实他在多首作品里都提到过麦子

    一朵花,你摘下它,或许是在破坏一种美;而粮食,你播种它,看着它成熟,然后收割它,食用它,那是一种理所当然

  20. yanhu
    2011年6月14日21:17

    @s因素

    好的,我一定告知

    但你不要有压力,可以不去 ^_^

  21. yanhu
    2011年6月14日21:20

    @呆呆

    多简单的留言,给人多少遐想的空间,可我总学不会

    就算是被感动的无言吧 ^_^

  22. yanhu
    2011年6月14日21:26

    @怪蜀黍

    这个老师带的不错,我以前也这么做过

    看来我们都没有“负那些死去的人”

    其实,我不相信什么“报应”,因为那么多恶人没遭报应。但我觉得在这件事上还会有报应的,对它们而言,只是时间问题

  23. yanhu
    2011年6月14日21:28

    @风华

    说来你也不信,那时的我还是很保守的,现在也是 ^_^

    就是相处了几年,也没发生你猜想的事

  24. 2021年8月31日15:02

    thanks For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