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 的存档

明天要离开,昨天就开始下雨,一夜没停,现在还淅淅沥沥,好在不大

下雨的山上雾气腾腾
≈≈≈≈≈≈

早晨采的一束小花
≈≈≈≈≈≈

昨天给儿子做的弹弓
≈≈≈≈≈≈

小孩最爱钻炕柜。一张是三年前的,一张是今天的
据孩子他妈说,小时候,就爱钻这个柜子了。有天下午放学,就躲在里面关上柜门睡,到了晚上,家人见她没回家,就到处找啊。她在柜子里迷迷糊糊地感觉到家里人在找她,可就不想说话。等睡足了,钻了出来,家里人那个又气又喜啊

2010年8月28日11:43 | 13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孩子专注的样子还是很可爱的
≈≈≈≈≈≈

这蛇还是我儿子发现的,据说看到它从我脚前爬过。
等我拿起相机,对准焦,蛇头已经钻进石缝里了。
≈≈≈≈≈≈

晚上听到蛐蛐叫,点着蜡烛在屋外的墙缝里找,发现了它

早上,在原地,看到一只蛐蛐儿,不知是不是昨晚的它

2010年8月27日12:40 | 8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谁说“红配绿,丑的哭”的
老婆说只有超级明星才能镇住“红配绿”的
就像MJ敢套白袜子穿黑皮鞋的

2010年8月27日12:24 | 8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这是我妻子家附近山下的河流,按其规模好像不能算是小溪了
据她说,小时候的夏天,经常在这儿憋坝、游泳
憋坝就是用河里的石头把一截河道堵上,于是水面上升、平稳,里面就会聚集一些小鱼、小虾
水深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在里面游泳。下雨的时候,水从山上下来,会比较浑浊。天晴的时候,清的能见底
6年前,我还在里面游过泳
~~~~~~

这是我淌到小河中央拍的,水还挺急的,不容易站稳
~~~~~~

一开始还不敢下水捞石头憋坝,后来也不矜持了
~~~~~~

我们憋的坝和坝里的小鱼
~~~~~~

普普通通的计时器
放在岁月的岩石上
有了时间的感觉

2010年8月26日10:35 | 15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继续拍细腻
来到东北,才发现我这个南方人的细腻
无论是吃饭、喝酒,还是待人、拍照,都看出我的细腻(别人这么评论我滴)
哈哈,别恶了

2010年8月25日08:46 | 19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准备明天贴出,可是明早有事,提前放出来吧
这几张都是今儿一天拍的
明天有空继续拍

2010年8月23日18:57 | 23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昨天下午进入山里,连续几天的雨渐停。
今天上午云还很厚,刚刚露出蓝天,又现白云。过会儿去拍向日葵。
这个小虫是上午起床后在孩子姥姥家的菜园里的黍子叶上拍的。
对称。依然是奇妙的对称。

2010年8月23日12:46 | 19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盘锦这儿有个景点叫红海滩,就是在海边的湿地上生长着一望无际的碱蓬草。这种草颜色火红,耐碱耐盐,生命力旺盛,每天涨潮时被海水长时间浸润也不会影响生长。
昨天上午一直下雨,好不容易到了下午来了点白云、蓝天。

2010年8月21日11:13 | 7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芦苇荡
辽宁盘锦盛产两样东西:石油和盐碱地。也许这地下富藏的石油是给那贫瘠土地的一点补偿,使这儿成为辽宁最富庶的地区之一。如果,你问当地人,盘锦这地儿还有啥特色的东西?他们也许会说:湿地和大米。
盘锦靠海,临海的沼泽湿地景色独特,生活在其中的鸟类极为丰富。湿地是自然界最富生物多样性的生态系统之一,其保持着最原始的状态,它不但具有丰富的资源,还有强大的环境调节功能和生态效益,被誉为“地球之肾”。
芦苇荡是湿地的重要组成部分,现在是夏天,芦苇还是绿色,据说到了冬天,遍地芦苇枯黄,苇絮漫天飞舞,甚是壮观。
虽未见苇花,但亲临那一望无际的芦苇荡子,还是有点震撼。

2010年8月21日11:06 | 6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这几天在家,很忙
后天要去久违的东北,十分地期待,真是特别地想,三年啦

昨天一只蚊子落在我的腿上,正好相机在手边,就来了一张
提醒一下,蚊子在喝你血的时候,千万不要就地处死,应该把它赶走。如果你在它喝血的时候把它拍死,残留在你身体里的口器会引发感染,甚至有致死报道:
http://health.e23.cn/Content/2010-08-13/201081300284.html
我可能10天内都不能上网了,88…… ,一定会再见

2010年8月16日21:17 | 10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长到现在,去过2次殡仪馆,都是不得不去,也就是说一般情况下,我能不去就不去。那儿的感觉不好。说实话,我并不很怕死去的人,但看到储存尸体的一个个抽屉似的大冷柜,还有那哭声,还是有点瘆人。
我都想好了,我死后,不要贴什么讣告,不要开什么追悼。简单的安葬就行了,最多旁边有几个亲属,而且不准他们哭号,朋友让不让参加?那就给几个名额吧,也要看什么样的朋友了。我的骨灰要埋在一个树下,不要有任何标识,硬要告诉别人这儿埋着一个人,旁边可以有野花野草,也可以有池塘小鸭,总之,千万不要刻意,因为我对这个世界而言,微不足道。
说点正经的,谈离别。
我有个朋友叫D小川,比我大11岁,属兔的。我认识他2年后,他就死了,他死的时侯比我现在还小一岁,35岁,那年也是我的本命年。
他的人生的相当一部分时间是在床上渡过,因为他除了头,其他部位都不能动。他可以和你说话、谈笑、争吵。因为在他年少时,得了一种罕见病,脊髓里长了一个肿瘤,尽管是良性的,但长的位置特殊,在脊髓上,脊髓又在密闭的椎管里,于是肿瘤带来了严重的压迫症状,父亲带他辗转各地寻医,开过一次刀,想切除肿瘤,缓解压迫,可没成功,最终截瘫,卧床不起,唯一可以支配的只剩下面部的肌肉,当然,身体内脏器官的运作还是基本正常的。
我认识他,也属偶然,因为他家离我的医院很近,不到5分钟的路。有一次,是夏天,他持续发热,因为去医院看病不便,他家通过有关部分找到医院,看是否能派医生上门,于是我就和一个护士去了,当然我一般不给成人看病,这次去的任务就是先给他采点血,初步查一下发热的原因。
第一次来到他家时,那场面还是让我震撼的。一楼的一个小房间,一张铁床上睡着一个人,尽管身上盖着薄薄的被单,但还是容易发现头部和躯干不成比例,头显得很大,因为躯干长期的不运动,已经萎缩了,四肢基本是皮包骨头。几天的发热让他很疲惫,脸色不好看,但眼睛还是有神,我和他交流了几句,一说话,就发现他是个聪明、乐观的人。他退休的父亲也来到了房间,身体高大,但似乎行动也不很利索,一听口音,发现原来是老乡,多聊了几句。
当时小川的身旁有两个朋友在陪他,像他这样,没有人持续的照顾,2、3天都活不下去。父亲的年纪大了,只有靠这些朋友的义务工作。他们排了一个班,白天晚上轮流过来,尤其是夜班非常重要。没想到,过了几天,我也加入了排班,而且多为夜班。因为我离的最近。周末、节假日的时侯大家会一起聚在那个小屋,我们来自不同的行业,男男女女,说说笑笑,打打闹闹,还是真有点意思的。
不知道这儿有几位看过前几年的那部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的西班牙影片《深海长眠》,说的是一位在海边跳水时发生意外的帅男多年卧床后坚持不懈的想通过司法渠道获得安乐死权利的故事。我看了两遍,尽管电影的情节性不强,但那些截瘫者卧床的画面,拍得很逼真,我太熟悉了,没有长期和截瘫患者呆在一起的人是体会不出来的。其中有个场面,卧床男梦中爬起床,站了起来,推开窗户,跳了出去,然后自由的飞翔,耳边想起呼呼的风声,最后好像还在海边亲吻了那个准备帮助他的患了阿兹海默病的挺有魅力的女律师,当时我就被感动了,我觉得那肯定是每一个截瘫者的梦啊。如果我是一个截瘫者,我愿意永远沉浸在这个梦中,不想醒来。男主演贾维尔.巴登,整部电影基本是演床戏,除了在那个梦中站了起来,他08年因《老无所依》获得奥斯卡最佳男演员奖。
由于没有肢体语言,小川的面部表情很丰富,眼睛特有神,十几岁的照片显示他曾经是个很帅的小伙。他所有的生活必须有人帮他,洗脸、刷牙、喝水、吃饭。我的任务就是,除了我上夜班的每天晚上在他家,陪他聊天,处理信件,记录口述,喂他吃根香蕉或喝杯牛奶,临走时还给他换个尿壶,盖好被子,再帮他拨个远方的电话,放在他的耳边,关上灯,我就走人。要记住,这几乎是那2年的每天晚上我要做的事。有空时,白天也去,呆晚了,就在他家吃饭,一点也不拘谨。
其实,我还有个有趣的任务。冬天,他一个人很冷,那时侯他房间的空调还是个单冷的窗机,所以晚上得用电热毯。可是电热毯开长了,就觉得烤的慌,于是小川的头顶上有个小铁架,上面拴着一根绳,绳上吊着一个哨,有个朋友给他做了个声控开关,一吹哨,就能触动开关。天冷的晚上,我要离开时,一定得帮他调整好那个哨和他嘴之间的距离,让他能够先通过嘴吹气把哨吹晃起来,然后用嘴叼住它。这样,他感觉热了或冷了,就吹哨启动开关。
小川就是这样,不能离开别人,但他不仅仅是一个只需要被照顾的人。他也想做点事情。记得刚认识的一天,在他家翻影集,看到一个人和他的合影,很眼熟,原来的白岩松。那时候的白还很年轻。我就问这怎么回事?
原来他卧床的十几年间,实在没事可干,甚至自己一个人连书都读不了。但身边总有人帮助,一些年轻人会定期的到他身边帮他读书,加上他很聪明,知识也很丰富,他们经审批成立了一个团体,叫“小川热线”。在那个没有网络的年代,书刊和报纸的在宣传中的作用还是很大的。当时的《知音》杂志的记者得知此事,专门写了报道,于是全国的电话不断。打电话的除了表示对这位身残志坚的年轻人表示钦佩外,也有不少是身处困境中的想寻求帮助的人。但我想,小川的困境是他们无法比及的。小川的一个重要工作,就是每天陪他们聊,不论白天晚上。最后甚至有不少从远处赶来拜访的。白岩松当时主持央视早上7点的东方时空节目,东方时空有个每天都很吸引人的人物专栏,叫东方之子。得知这么个人后,白就专程来小川家采访,小川也上了东方之子。感觉那是他最荣耀的时刻。
由于我不间断的照顾他,他的家人和他也非常感激我,其实对我个人而言,这真的没有什么,我的付出是不图回报的。但他家人还是背着我写了几封信给我的医院和卫生局,以另一种方式表达了对我的感谢。因此,我又被赋予很多荣誉,其实我根本就不在乎,我又不是某个组织的成员,要它没用。
98年的时侯,小川频繁的出现肺部感染,咳嗽、发热,这是一个长期卧床的最常见的并发症:坠积性肺炎。他没有工作,没有医疗保险,虽然身上有很多荣誉,但这时候有关部们却不愿帮忙,给他提供免费的治疗。我就从科室给他拿药,在家里给他打针吊水,拍背吸痰,也总能把病情控制住,但我感觉他的身体状况越来越糟,抵抗感染的能力越来越低,我一个人弄不了。他需要有专业的护理和治疗才能继续活下去,他家人和我也把这个情况想有关部门反应,但总是推诿。终于有一天,发热控制不住,不能进食,全身水肿,当晚就送到我们医院,那时我也在场,看到了他绝望的眼神。那天,小川离开了那张他躺了十几年的床,再也没能回家。
我们医院提供了免费的治疗,但他的肾功能很差,感染严重,渐渐昏迷,终于在一个中午离去,断气的时侯似乎也没什么痛苦,因为此前已经昏迷了几天。我和很多朋友都在场,我没有流泪,觉得他,活的太辛苦了,走吧,走吧。
当然开了追悼会,然后火化,部分骨灰撒入长江,其中一些葬在离家不远的山上。没有凸起的土堆和墓碑,在紧邻的石块上,有个朋友刻了4个字。其实我个人并不赞同把名字刻在石头上,那我就当这个石头上的“小川”是一条永不停息的小河吧。

那是去年清明后的第二天,我和妻、儿遛到那儿,一起去看了看他,发现那儿有束刚刚放上的野花。
斯人已逝,身边的朋友还时常聚聚。我有空还会去他家转转,陪老头说说话。他爸爸退休前是我们日报社的高级编辑,文字很好,也很钻研书画。据称曾受过我们共同的老乡,一代草圣——林散之多次的指点。现在,他送我的一副字:“山林满生气”, 还挂在我的书房。多年前的春节,因为是鸡年,我去他家,他爸已老态龙钟,因中风,手已无力,口齿不清,但还执意提笔送我4字:“闻鸡起舞”,希望我用功读书。
每次走进那熟悉的房间,看到那张床和墙上的照片,我就能想起这床上躺着的那个人、那些夜晚和那曾经回荡的欢笑。

2010年8月13日13:57 | 13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我的晚餐
没有碗
没有油
没有盐
没有蔬菜
没有人陪我
只有微波炉转的
大米粥和土豆

偶尔会添根玉米
偶尔会爬出一条小虫
告诉我
小心
别煮了我
我可不想当你今晚的肉

算了吧
不好意思
打扰你了
走吧
虽然我们喜欢共同的食物
但我俩实力差距太大
你当不了钉子户
瞧你那样儿
一看就不可口

2010年8月13日12:21 | 10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本打算写一个上级医生不听手下的反复提醒、劝告导致误诊的不堪经历,后来一想,算了,说人家的不好,还不是我的特长,这个故事等一段时间再写吧。今天写个我自己的误诊经过。
===
当了那么多年医生,有个感觉,夜里好出事,人少的时侯好出事,节假日好出事。其实就是一句话,你疲劳、反应低下的时侯好出事。
那时我已经是个高年资的住院医生了,这个级别的医生在多数情况下能够独挡一面,但有时的判断是不准确的,还需要上级医生的监督。
这个误诊发生在凌晨3点左右,我被叫醒,护士说来了个急诊病人。这时候被突然喊起是很痛苦的事,两眼发花,脑子糊涂,胃里反酸,但也得撑着。看到这个病人,是个8个月左右的男孩,家长说刚刚突然在床上烦躁不安,脸色难看。我一看,是的,面色苍白,呼吸困难,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进行了问诊。家长说,白天还好,只有轻微地咳嗽,夜里突然这样的。一个星期前,这孩子发生过一次肠套叠,当时的症状和现在的类似。到医院就诊,肠套叠采用空气灌肠复位了。
解释一下肠套叠。它是儿童常见的病情凶险的急腹症之一,基本为儿童独有,男孩多见。表现为一段肠子套进同它相连的另一段肠子,从而出现肠梗阻症状,腹痛(小婴儿不会说,只是烦躁、哭闹),呕吐,便血,腹部触诊能扪及腊肠样包块(前提是孩子得让你摸)。早期表现不典型,可能仅仅是哭闹和面色苍白。及时发现,采用空气灌肠就可解决,但要是套的时间太久,套进去的肠子就会坏死,就需要手术开腹,把坏死的肠子切除,否则出现腹膜炎、败血症是要致命的。其实它是个外科疾病,但患者往往因为呕吐、哭闹来内科就诊。
我一听,心里一紧,因为肠套叠有一定的复发率。但现在孩子非常烦躁,很难进行身体检查,包括听诊和触诊。既然考虑肠套叠复发,那就找外科医生会诊。打电话把外科医生喊来了,还好,这个医生平时很熟,也很负责,夜里被我弄醒也没什么怨言。简单看了一下这个病人,确实不配合检查。我们就带着孩子去了放射科,去拍腹部立位片,X线下,肠套叠的孩子会出现阶梯状的液平面,那是肠道梗阻的表现,一旦看到,基本就可确诊。也可用B超检查,套叠部位会出现同心圆的影像。但B超室夜间不值班,得把医生从家喊来,有点耽误时间。就先拍X线了。
一拍片子,没发现腹部的液平面,排除肠套叠,但却发现了另一个病灶,肺部有一片絮状阴影,可以诊断为肺炎。肺炎可以导致孩子呼吸困难,面色苍白,但一般情况下不会导致孩子突然出现烦躁症状,应该有个渐进过程,可这个孩子白天还好啊。难道并发了……心力衰竭?
其实这时候我已经在往误诊的方向前进了。为了解释一个现象,利用有限的检查结果,牵强的给出诊断。
心力衰竭是儿童肺炎的常见并发症,有严格的诊断标准,比如呼吸、心率的显著增快(其实烦躁也可导致),肝脏的短时间肿大,水肿、尿少、面色苍白、心音低钝、X线检查心影扩大等等。这个孩子符合其中的几条,但够不上明确诊断,因为烦躁,无法触摸肝脏,但可以给个疑似诊断,在心力衰竭后面打个“?”,等白天上级医生来了在给明确诊断,这是允许的。
这个孩子立即置抢救室,心电监护,吸氧,静脉输液,通知病危等等。因为此时已经快5点了,再过几个小时就上班了,我就没喊上级医生来,自己先撑一会儿。
心力衰竭有个处理原则:镇静、吸氧、利尿、强心。镇静就是用镇静剂让孩子尽量安静下来,减轻过度烦躁导致孩子耗氧增加,减轻心肺负担;吸氧,就不多说了,增加吸入氧气的浓度,改善缺氧的状态;利尿就是用利尿剂减少血管里的液体容量,从而减轻心脏的负担,这很容易理解;关键是强心,一般使用西地兰或地高辛这些洋地黄类增强心肌收缩力的药物,但它们是医生很谨慎使用的药物,因为它们的有效治疗剂量和中毒剂量非常的接近,一旦用错,给不是心衰的孩子使用或过量使用,可能会导致洋地黄中毒甚至死亡,每次使用这种药物前我都要反复斟酌和计算,千万不能出错。
既然这个孩子我考虑肺炎并发心衰,我就要给予相关的处理。镇静、吸氧、利尿都用了,而且镇静剂用的量很足,使用的是非那根,它不但镇静,还有强大的抗过敏作用,严重的刺激性咳嗽还可以用它来镇咳;还使用了足量的激素:地塞米松,激素的作用非常的广泛,副作用也很多,暂时不多说了。一定用量的激素可增加孩子的应激反应能力,帮他们渡过难关。但西地兰我还是不敢用,我缺乏诊断心衰的足够证据。回头再看看当时的处理,其实十分的危险,但我在误诊的道路上走的不远,我很幸运。
没想到,在我使用了上述处理后不到1个小时,孩子的情况开始好转,心电监护显示,心率和呼吸降到正常范围,血氧饱和度也正常了,安静入睡,呼吸困难的症状逐渐改善。我和护士都觉得有点奇怪,这好的也太快了点,不太像心衰啊。毕竟病情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心里还是有一点成就感的,家长也很高兴,不停的说感谢。
等到早晨医生都来了,交班汇报了病情。
主任查了查病人,看了看我的病例描述,在办公室私下对我说:yanhu啊,你知道你哪个药用的好吗?
我说我不知道。
主任说:你的非那根和地塞米松用的剂量足,这个孩子肺炎肯定有,但我看不像心衰,心衰不用西地兰不会好的这么快。根据你的描述,可能是个急性喉梗阻,而且是3度,当时情况应该十分危险,伴有明显的烦躁和呼吸困难,再耽误耽误,会死人的,你逃过一劫。
虽然我的诊断有问题,但从主任的表情,我能看出他对我的处理还是很赞赏的。
急性喉梗阻是儿童夜间容易发生的危急症,因为喉部是气体进出的唯一通道,它的不同程度的梗阻会导致气体进出的困难。最危险的是4度喉梗阻,一旦发生,就要用刀切开颈部的甲状软骨或扎根最粗的针头重新建立气体道通,否则完全梗阻,患者会迅速窒息而死,非常可怕,从这个角度,它比心力衰竭要危险的多。
部分喉梗阻和过敏(变态反应)有关。轻、中度喉梗阻给予镇静,抗过敏、吸氧、激素消除局部炎症水肿,其中非那根是首选,因为它既可镇静又可抗过敏。
那天凌晨,我根本就没想到急性喉梗阻,其实在夜间的突发呼吸困难还是要优先考虑此病的,但我忘了,被家长诉说的肠套叠和X片提示的肺炎干扰了,但我的处理及时而有力,结局很好,那家长简直把我当成神医了。后来有次又来住院,一定要选我管的床。

2010年8月12日10:56 | 23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面试
面试回来的路上,算了算长这么大,面过几次试?应该是4次,两次为了上学,两次为了工作。其中最后2次隔得很近,分别是本周一和今天。上学的两次面试分别是6年前和3年前。
这儿的朋友应该都有面试的经历,那滋味估计都不好受。6年前上学的那次面试,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面试,据说入围的13个人中要淘汰3个,我进去时当然很紧张。因为我以前基本不上课,所以看书不知道重点,经常出现的情况是,觉得很难的内容就不看,一发考卷,竟然就考我不看的内容,所以考分向来不靠前,还好,面试还能给我点机会。我反应还行,再紧张,我一般还保持着微笑的表情,加上长期积累的同患者家属打交道的经验,刁钻的问题,一般难不倒我。6年前的面试后的综合得分据说我第一。
3年前的面试,有点紧张,20个淘汰10个,面试前我还不相信有这么高的淘汰率。这就充分的说明了面试的重要。当时记得一个考分很高的女生面试出来后,脸色苍白,看来被吓着了,结果确实没上成学,当然也少受这三年罪。我心里素质不错,对答如流,结果通过面试,活了下来。其实这次学上的很走运,因为我英语一直不怎么滴。考试我得了44分,因为我们学校的英语一直很难,医学生和文科生考一张卷子,往届的医学生的分数线一般至少45分,我当时觉得没希望了。可正好我那一届改革,不设单科分数线,按总分划线确定面试学生,结果把我给划了进来,最后通过面试杀出重围。这个专门为我进行的改革只摸索了这一次,第二年,竟然改成只考英语,根据英语成绩确定复试名额。所以,你看,我多巧。
本周一的那个面试,看似隆重,其实一点内容没有,只让我讲了5分钟,我还没兴奋,就完事了。害得我早上4点多就醒了,躺在床上准备如何对答。当天下午就告诉我通过,让我本周五前做决定。现在我这个决定很难做,犹豫中。其实我经常拿我的未来开玩笑,我是个不着调的人,不能信赖的人,不负责任的人。因为我08年干了一件事,让我有点被动,暂时不说是件什么事,但绝对和生活作风没关,我必须要为我的行为付出点代价,但我不后悔,因为我认为我做得对。这绝对是个好故事,就是现在还没有结局,等着吧,我会把它写出来。
大家都比较关心今天下午的面试,这也是我准备时间最长的面试,因为它要用英文对答,我比较悚这个,很多我想说的,可我表达不出来。所以准备了很久,把可能的问题和答案全部写好,一条条的背,有很多内容,真的让人痛苦,谁让我平时不努力呢!其中的艰辛就不说了,反正这几天吃不下饭,睡不好觉,走不动路,浑身发软,今天下午去现场的感觉,真的不知道用什么词汇去描述,反正上刑场准备执行死刑估计也就这样吧。但到了面试现场,工作人员告诉我,可能用中文,网络卡的厉害,双方都听不清,先用中文问问情况,定下复试名单后,对方9、10月份会飞来,face to face,再确定可以入围参加托福或雅思考试的名单,如果通过考试,就走人,当然对那两个考试的考分要求是很高的。我和那个华裔聊得还不错,结果2周后会通知,看能不能有机会face to face了。其实我很喜欢和人face to face,比网聊的感觉强多了。哦,忘了告诉各位,今天还是我第一次网络和人视频聊天呢,只是对方是个老头,但我仍然很兴奋,不知道会不会是我人生旅途上的值得纪念的一天。
结束后,很累,立马去肯德基点了份薯条和冰可乐。因为穿的比较正式,路上热死我了。回来正好赶上地铁的高峰,拥挤极了。当地铁在地下急行的时侯,我看到玻璃窗中的我,怎么变样了,有点老了,以前不是这样的啊,是不是因为这几天没休息好或者穿着正式的缘故?反正我很害怕,害怕有老了的一天。但这一天总会到来,除非在老之前死去。
最后说几个面试的要诀吧,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诚实+自信+微笑,其实自信可能就=微笑,但无论如何一定要微笑,时时刻刻把它挂在脸上,幅度不要太大,尽管我很痛苦,但我还在笑,平时的我也这样 
再谢谢那些关心我的人

2010年8月11日21:34 | 9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

今天偷点懒,不多写了,要花点时间准备明天5pm的面试
把昨天的那个东西读了一遍,发出来,充个数吧
语音的原文做了一点改动
我很紧张+痛苦
上次这种感觉是18年前的第一次约会前
这要被拒了
怎么办啊
===
浮标(混响版)
浮标(原声版)
我是一只小小的浮标
工作就是原地不动
不能随便乱跑
只有在夜晚
你们才会发现我的重要
其实,其实
多想把那束缚我的绳索
搭在你们的肩上
一起去逛逛天涯海角
可你们从不帮我
还响着喇叭在我身边使劲炫耀
有次
一个孩子乘船从我身边经过
嚷道:
奇怪啊,这船上怎么没人?
还说我
就像一只被丢弃的小猫
远方1000米
还有一只浮标
那是我永远的恋人
那一天
是人、是人
把我俩一起拖来
路上我们相识相爱
并且祷告——
永不分离
没想到
10分钟后
是人、是人
把我俩分开
此刻我才明了
我们只是给他们指引航道
白天
我看不清她的身影
可到夜晚
我就能接收到她的信号
那闪烁的微光
是在诉说被江水分隔的思念
今生今世
我俩只能隔江远眺

2010年8月10日18:25 | 4 条评论
分类: 未分类
标签: